散文:我爱我妻

狼牙诗词 2020-09-29 08:24 阅读:136

  散文:我爱我妻 散文:我爱我妻 爱情是心灵深处的一层柔波,倘能始终保持澄澈明净,它便永不干涸. ——题记 “金砖组合” 三年前,我还处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时代.之前,在亲朋好友的撺掇下,也偶尔见过一两个,不过均谈不上交往,因为一切还未开始,就已消逝如风. 一日,一个对爱情还懵懵懂懂的同事,扔给我一个电话号码和一句话:“小子,试试吧,说不定你寻寻觅觅的另一半就在电波的另一端.” 爱情都是神话,由不得你不信,是你的终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不来. “春天花会开,鸟儿自由自在.”虽已时值深秋,但埋藏于我心底深处的春天终于就这样挣脱了寒冬的束缚,而幸福的曙光也瞬间照彻天地. 素昧平生,一通电话拨了过去,俩人竟聊得挺投缘,不觉陌生,全无尴尬,似乎是已相识多年的好友,在电波里突然邂逅.不用说,没多久我们便双双坠入了爱河. “人逢喜事精神爽.”我快乐的情绪每天毫不掩饰地写在了脸上,以致同事们都忍不住要拿我打起趣来:“瞧,这人怕是掉进蜜罐子里出不来了!” 哈哈,能被幸福吞噬,我一千一万个愿意. 如今我们是人人羡慕的一对,我们更是自得其中,谁叫我们是“金砖组合”呢?何谓“金砖组合”,其实,这全是我们自封的,因为我们的名字中一个含“金”,一个有“砖”.名字虽俗,但俗得响亮.“金砖组合,羡煞神佛.”“金砖,金砖,富敌四方.”是不是够响亮? 在将来,我们也许不一定大富大贵,但我们愿意做一对神仙眷侣,在俗世的浮沉中,情比金坚 . 仙风道骨 很奇怪,街头算命的一般是长须飘飘、两鬓斑白的老者,而身边号称神算子的竟清一色是女子.金就是一例典型,单从外表看,你觉察不出什么端倪来. 她清瘦高挑,长发柔顺地披散在双肩上,眼睛忽闪忽闪地像两颗黑珍珠镶嵌在白净的脸蛋上,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还是大家闺秀模样,可她却总爱学着别人给人看相,似乎已参透了个中玄机.不知会是什么时候,她会莫名其妙地叫你伸出左手,先端详一番,然后品头论足,居然也讲得头头是道,或是摸摸你的耳朵,看看你的额头,毫不避违地猜想你的前程.什么“耳大招财”,什么“行时的痘痘,背时的斑.”什么时候人会转运?是正财运,还是偏财运?她常常讲得眉飞色舞,唾沫横飞,而我却是一头雾水,似懂非懂. 据说她曾独自钻研过一阵子艰涩的《易经》,为其玄奥的一面所深深吸引,有时还特意跑到街头和算命老头一本正经地切磋过相学呢! 当然这一切最初都源自于她对《易经》的浓厚兴趣,而并非崇尚迷信. 人生本无常,人们很难真正预测未来,只有把握好当下,方可成就未来. 我想女人之所以爱学算命,也许是以为人只要沾染了一点仙风道骨之气,便可让世人觉着超凡脱俗了吧. K歌之王 “结婚买家电时,电视、冰箱之类可以不讲究,但音响决不能太次.”妻婚前曾反复念叨到. 平时金的爱好并不多,因此唱歌就显得尤为突出了,她有天生的好嗓子,歌唱得不赖,唱什么像什么,不得不令我啧啧称奇.她的姐姐也是一副天生的好嗓子,称得上是民歌演唱的高手,虽不是科班出身,却能将经典民歌演唱得字正腔圆,回肠荡气,上天真是待她们两姐妹不薄. 我和金同去卡拉OK厅的次数虽不多,但每次去了第一个奔向麦克风的,第一个去电脑前点歌的准会是她.她唱歌自信满满,特点突出,节奏舒缓的歌曲,她会演绎得深情款款,曲风活泼欢快的,她也会立即进入情境,不时把快乐的情绪传递到每一个听者的心中.刘若英、陈慧琳、张惠妹等人的歌是她的最爱,她一开口唱歌,声音袅袅,恍若原音重现,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因为大家已习惯了静听她如此美妙动听的歌声.她唱起歌来,可以连唱十几首不停歇,且伤不到嗓子,功夫着实了得,这是最让我佩服的地方.她并不是专业歌手,却能把气息运用得恰到好处.换作是我,唱不了几首,就会像爬上了十层楼的人,早累得上气接不了下气了. 文/佚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