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宝善讲述散文:想飞

狼牙诗词 2020-09-29 08:12 阅读:142

  散文:想飞 散文:想飞 1 橘黄色的灯光漫了刷得粉蓝的墙,光泽的木地板上,凌乱的纸团肆意地堆放着.透过玻璃窗,皎洁的月清晰可辨. 我闭上双目,感受夜的存在,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呼吸着洁净的空气.我狠狠地向纸张宣泄着我的不满,纸张上印着一圈一圈的胡乱的曲线.面对着没有空暇的纸张,我有一种恸哭的冲动,却被自己坚强的外壳把泪阻挡在外. 想起自己当初的冲动,不知是对还是错.倔强的我,不顾一切人的反对,拒绝一切工作,呆在家中写作.从小的梦想,让我不假思索地选择了自由作家这份工作.也许是双子座的原由,酷爱自由;也许是基因遗传,特别地倔强. 的确,生活的窘迫,让我偶尔反思自己走过的路,但,最终还是觉得路是自己选的,就没有说错的理由.我一直和父母生活,所以,不必担心三餐温饱.微薄的稿费,仅仅支撑着我到书店的狂热,我不化妆、不保养、不打扮,就是简简单单地朝着梦想前进. 父母再三叮嘱,“趁着年轻,找份稳定的工作,安安稳稳地过日子,结婚生子.” “我没打算要嫁人呢!”我扬起嘴角,“平凡的人只有梦想,伟大的人只有目标.” 是的,我得飞向目的地…… 2 街角的一家冷清的BayCafé. 消磨时光的好地方,宁静、优雅.水蓝色的落地玻璃,水蓝色的玻璃杯,水蓝色的勺子,天堂的颜色. 老板娘说我总是选择最僻静的时候喝咖啡. 我诡异地笑笑,就是外面的世界太嘈杂了,需要找个避难所. 老板娘妩媚地拨动额前的卷曲的发丝,点点头.她让我叫她Faye. 其实,我并不爱喝咖啡,我并非一个懂得品尝苦涩的人.只是,喜欢用水蓝色的勺子搅动咖啡,看一圈圈的漩涡,感觉很满足. 这里,是我习惯的驻足地.我总会摊开很厚的记录本,继续着我写的生活.可以看到亲昵的情侣,可以看到城市里的一些甜蜜或是辛酸的小事,可以看到黄昏的迷人. 门口的木牌晃动了一下,清脆的铃声传入我的耳中.我习惯性地抬头,动人的双眸穿透了我的心灵.这双眼触动了我的灵感,我不假思索地写下了许多.那个男孩亲昵地拥抱着老板娘. “你男朋友?”我微笑,吮吸了一口蓝山咖啡. “我儿子.”Faye拍拍他的肩膀,第一次,看到她满足的笑容. 我有点诧异,Faye还妩媚得很,有个那么高大的儿子.我向他点点头,继续低下头挪动着手中的钢笔. 他端了一杯冰茉莉给我,“我妈说她很喜欢你,谢谢你带给她欢乐.” 我挠挠头,腼腆地笑笑,其实,我也不清楚Faye对我有什么特别的好感. 他在我的纸上写了很大的两个字——曲单.他的名字,曲是父亲的姓,单是母亲的姓.我说名字很特别,通常有个特别名字的人,在这个世界上都会创造奇迹. 他的眼睛微微的弯曲着,我喜欢别人叫我单,就一个字. 我很想问,那曲呢,你不喜欢吗?可毕竟是别人家事,我也不愿打破砂锅问到底.只好点头回应着,我以后会叫你单的. 他问我的名字,我说,霍来. 那真不像女孩的名字,你也会创造奇迹吧?他喝了一口鸳鸯. 也许吧.我问他的职业. 从他的双目我看到了茫然,“画家,艺术家.”可又看到他上扬的嘴角,想必,他感到自豪.也对,上帝不是对每个平凡人都赋予了艺术的天赋.“你呢,也是搞艺术的吧?” “怎么知道?自由作家.”我突然觉得彼此都有那么点高傲,无名小卒,就在自己的职业后面加个“家”字. “感觉,男人也可以有第六感.”他吮吸了一口鸳鸯. 我点头,离开了BayCafé. 今天的黄昏,没有平日的凝重,有几丝跳动的感觉.我深深地呼吸着金色的空气.我觉得,是一种难逢知己的欢愉. 艺术家.没有疯狂,很平静的艺术家.我总以为,画家会是个满头污垢的疯汉子,我错了.就像别人通常以为女作家会孤寡终老,会是一个悲哀的女人,可我却认为,女作家同样可以拥有美满的生活.没有婚姻,不代表寡,那是另一层次的潇洒.谁说,没有婚姻,就不能恋爱?本散文作者:佚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