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子公述说散文:如花岁月,你遇见谁爱过了谁

狼牙诗词 2020-09-29 08:11 阅读:153

  散文:如花岁月,你遇见谁爱过了谁 散文:如花岁月,你遇见谁爱过了谁

  爱情降临的初始,山盟海誓,风花雪月,恨不能一夕白头,再无分离.可是爱着爱着,到后来,终于天各一方,即使擦肩而过,也视如不见;对面相逢,也相顾无言.再没有理由轻易去想念那个人,为他开怀,为他伤心,从此各自为政,再无相干.那个时候,我们以为,只要相爱就够了,可以无视旁人的指点,安心挥霍自己的小小幸福.可是,谁能预料,到最后,想要放弃的人也是我们自己呢?不是不爱,不是不勇敢,只是厌倦了——在联手对抗爱情那么久之后,终于觉得疲惫.如果这一场没有硝烟的争战,臣服的人是自己,固守城池、誓死不屈的人也是自己,如此辗转反恻,没有定论.那么,还可以拿何种面目,继续打着爱情的旗号执迷下去呢?不如放手的好.曾经,我们都以为爱情的枯竭,仅缘于无法痊愈的绝症,因为海枯了,石烂了,天崩了,地也塌了;因为出其不备,横来夺爱的一刀,所以不能天长,也无法地久.却不知道,爱情,也可以因为无数令人心灰意冷的枝节,在时光的冲刷中,一点一滴地流走的.爱情,是生命中一场无与伦比的盛宴.于千万人之中,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遇见自己爱的人,携手走一场,未尝不是缘份.可是,你爱上他,也许不在对的时间,也许相遇在错的地点,总之是要错过了,再怎么挣扎,终是不能圆满.爱的时候,是不管不顾、拼尽全力也要跟那个人在一起.即使周围的人拿出千百种理由来说服自己,即使全世界所有人都站在自己对面与己为敌,也还是全然不去理会,一百个坚持.相信他不会改变,相信自己的爱情可以持久,信奉爱情的心,执着,且虔诚.可是一旦不爱了,再也记不起他的好,不记得他曾经用多大的宽容来迁就过你,包容你的任性,你的无理取闹;忘了他曾经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陪你痴,陪你闹,只为了逗你开心.也许不是不记得,而是再不愿去记住他的好.在他选择离开的时候,你哭也好,闹也罢,他终是不肯回头.那么,满心余恨了.有必要吗?于苍茫人海之中,青丝成雪之前,你遇见他,爱上他,相交一场,相守一回,坦诚过,猜忌过,笑过哭过也爱过,且曾经用心去爱的.如果不能相携到老,挥手言别未必是坏事.在他曾爱过你的那些日子里,你或许是世上最幸福的人.爱情毕竟是一出两难的戏,相爱不易;不爱,同等艰难.爱着的时候,他是你的依靠,你是他的蜜糖;不爱时,也许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也许彼此恨入肺腑、咬牙切齿痛斥那个人的狠绝,恨不能从未与他谋面.是呵,爱情终究是那么复杂、难言对与错的事.爱情规则里讲究你情我愿,一旦用心爱着某个人,就会变得患得患失起来,被爱的潇洒,爱的人狼狈.再怎么浮移不定的心,一旦动情,也会在不知不觉中收敛起高傲的姿态,心甘情愿向那个人俯首称臣罢.青葱岁月,谁的心中不曾有过这样一个角落——珍藏着某个人的名字,关于他的琐碎的片断.譬如:那些欢愉的笑,悲伤的眼泪,他一蹙眉一展颜的神态,你们共同拥有的点滴碎片……只是那个角落加了一把锁,不轻易开启,也不轻易让人窥视.爱情城堡里面,哪个灵魂最真?有谁可以爱着谁,一直不改变?花样年华,谁是你最初、也最纯的爱恋?你遇见谁,爱过了谁?你把谁的名字刻在了心底,把哪些记忆撒落在了天涯?本散文作者:苏轻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