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南方的风筝

狼牙诗词 2020-09-28 14:54 阅读:138

  散文:南方的风筝 散文:南方的风筝

   广场上风筝渐渐的多了起来,红色的蜻蜓,黑黄的蝴蝶,张翅的老鹰,还有受过伤的用红方便袋权当尾巴的蜜蜂……我喜欢夜色渐来的广场,孩子和成人和谐共处的广场,都市的劳碌在暮蔼中渐淡渐远,人性的霓虹灯在绿地上脉脉地升起……“该给孩子打个电话了,”老婆悠悠地说,“你总是忘记.”两年来,我们已经养成了习惯,每逢周末或者节假日就给小孩去个电话问一问学习情况和精神状况,然后就是孩子问什么时候我们能“回家”.“主任,你来帮一下忙可以吗?”邓老师和儿子放了好一会儿风筝可是不管父子俩怎么助跑怎么急转弯那娇艳的“美人鱼”就是不上天空,父子俩浑身是汗.“可以!”我直起身,拿起“美人鱼”朝广场中央的空地走去,晚风轻拂,广场上的夜泻满了南国的神采——繁华的光怪陆离.我轻巧地抖了一下风筝,风筝马上张起了臂膀和尾巴,在暮蔼中轻轻地游动起来.“小花,小花你过来,风筝已经上天了.”我大声喊着邓老师的儿子,边亲切地拿着线耙向邓老师和他儿子迎了过去.但显然这父子俩有些急噪,风筝一上他们的手就抖动起来,不停的降低着高度,眼见他们欢快又焦急的在风筝的激烈摇摆中一眨眼就跑完了广场并不算短的部分,急中生智地一转弯,风筝身体一摆,划了一个圈,终于掉了下来.父子俩满脸是汗,买水去也.其实风筝是很好放的,他们父子俩实在是太急,欲速则不达而已.想一想我们在老家时和女儿放风筝,那秋风还是那么一阵一阵的,我们将“老鹰”在狭窄的操场上一抖开,它就能迎风上天,把握好风的阵距,人往前走数步,风筝就可升上天,远离操场管辖的领空,放完一耙线,风筝已经升到隔壁街道的楼顶上了,于是女儿就从我手中接过线耙,大声喊:“老爸,你好酷也,我们的风筝要飞过街了,你再去拿一耙线来,我们争取放个最高.”她边说边朝在北面银行高楼的那一面“蝴蝶”看了看,“那是陆宇航的风筝吧,昨天他就说要和他爸爸到他们银行楼顶上放的.” 陆宇航是女儿的同学,成绩从来都没有胜过我的女儿,我女儿也从来没有输过他的意思.于是我马上朝风筝铺子里跑,一回来线接上风筝就升得最高了,又一会儿风筝就可以和移动的发射塔比高低了,但一阵急风吹来,风筝向发射塔靠了过去,“老鹰”被发射塔给俘虏了……可惜现在女儿不能在我身边,为了生活,广场上的我们都从老家走了出来,为了生活,我们将女儿放在遥远的江苏——她外婆家,刚才电话打通了,奇怪的是这一次可不是孩子接听的,老岳父用浓重的苏南音告诉我:“苏怡(女儿)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获得了一包黑西瓜籽……她尝了一颗后发现其味道和原来你喜欢的黑西瓜籽味道一样……就将那包黑西瓜籽放在家里的神柜上……暑假时你没有来,我在清理神柜时发现西瓜籽已经生霉了,正要丢掉,被她发现,哭着又让我不得不放了回去……那包西瓜籽还在……你女儿说你最爱吃了,要等你回来吃……我不觉泪流.好执着的丫头!人生如此,还有何求?广场上又一支风筝飞起,那细细的线被夜色打磨得好纤细好纤细,朦胧的夜里,不见风筝形态,只见其西瓜籽一样的身架和成串的西瓜籽一样的尾巴在夜空中渐行渐远……

  ≤作者:家有苏怡≥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