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久违了,诗歌

狼牙诗词 2020-09-26 15:51 阅读:188

  散文:久违了,诗歌 散文:久违了,诗歌

   坦白的说,诗歌,这个我们曾经一度为之激越、为之酣畅、为之守候的美种莫名丽符号,在无限风光之后,一下子沉寂了下来,甚至不少人开始怀疑诗的存在.对诗歌的追随者来说,这是一种何等的痛楚啊.已经有许多年没有参加这样规模、甚至类似性质的活动了.严格的讲,我已经不再写诗了.但接到会议通知的那一刻,我还是着实的激动了一回,心中不免油然而生一的冲动,总之要比接到一些接二婚的请柬还要冲动.毕竟我与诗歌还是有着藕断丝连的关系,但与二婚却根本没有丝毫的沾染.于是激动之后,与几个朋友相约成行.地点是在荣县的双溪水库.荣县古称“荣州”,吴玉章先生的故居所在.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参加这次活动的尽然那么多多年前的朋友和前辈(现在喊老师的少啦,老师这个称谓似乎已经面临着消逝的危险).在这里介绍一下,以示纪念吧:吕汝伦、杨牧、曹纪祖、李加建、李华、邓科、李自国、曹德全、廖时香、王发庆、王孝谦、杨清、蒋蓝、杨雪、谭俊彬、银棉、雪阳、庄剑、杨角、明梅、欧纯定、周春文(且听里的饮月居士)、刘建斌、袁林、肖慈一等等等等.时间、地点、人物均已具备.很显然,下面我想说的是“事件”啦.事件之一:“欧大哥”.欧大哥者,欧纯定同志是也.凡是认识欧纯定的人,10有8、9欢呼欧大哥.其一,欧大哥比俺们都年长,已经享受着快乐的天伦之乐啦;其二,欧大哥写诗比俺们出道都早,凭着自己的实力和执着,几十年啦;其三,欧大哥为人热情,记得曾经有女士表扬欧大哥用了一个词叫做“憨厚”,后来被一些写诗的小幺弟传了很久呢.欧大哥之所以被俺们“调戏”,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话说欧大哥最近乔迁了新居,从县城搬到了市里定居,退休在家,那个好啊,不仅过着专业作家一样的休闲生活,更为重要的是日子和谐啊!据说欧大哥之和谐生活有三个特点:1、快乐写诗,这个自然不必再说;2、夫唱妇随,这个也比较好理解;3、天天开心,这个理解起来要困难些,做一个说明:有一个好儿媳.欧大哥身体不是很好,媳妇对他很是照顾,据刘建斌诗人统计,欧大哥每天可以愉快的享受128次孝顺的称呼——“爸爸”.因此,俺们起了一个题目,想请大哥作诗,题目是《128次呼喊》,后来又改成了《第128次呼喊》,最后确定的是《第128声呻吟》,哈哈.但是后来担心欧大哥要冒火,都不敢给他说,我们只有偷着乐.(请求各位且听好友,千万不要拿出去摆哦)事件之二:对号入座.事情的起因是一则短信息,说是国家发改委最近出了一条疑似外遇的评价标准,一共有5条:一是经常谎称加班;二是手机回家就关;三是短信看完就删;四是家务一点不沾;五是内裤长期反着穿.标准一出,不少人额头开始发烫,表现得最突出的是刘诗人,立马就把车停了下来,说要上卫生间,害得我们等了12分钟,等他出来的时候,再也不开腔了,表现出12分的稳重,车也不敢开啦,最后没办法,只好俺亲自开车.心头那个寒啊.事件之三:篝火晚会.晚上住在双溪水库的**宾馆(喝醉啦,忘了名字),大约8点左右,广场上的篝火晚会开始啦.已经是许多年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啦,100多号人围在一起,喝酒的喝酒,唱歌的唱歌,读诗的读诗,照相的照相……场面火爆.到了中场的时候,一直没有看见刘诗人,还以为是喝醉啦,再一找,原来这厮躲在一个角落里猛吃烤全羊,你说这种人坏不坏?有福同享?心头那个叹啦!我看见他的时候,手头还紧握着一只可爱的羊骨头,居然没有一点愧色.还说要俺朗诵他的诗作,没办法,俺也表现了一回.不过要申明的是,我用普通话读的诗,刘诗人用普通话唱的歌,歌的名字叫什么什么车,反正声音很洪亮,唱完了,我们拼命的鼓掌,热情的欢呼,刘诗人,你的歌唱的那个好啊,比那个什么什么超女好啊,至少可以超过刀郎和阿宝啦,弄得刘诗人怪不好意思的.〖作者:沱江之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