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她

狼牙诗词 2020-09-26 10:03 阅读:173

  散文:她 散文:她 她从小孤苦无依,寄养在表哥家里.表嫂总对她冷眼相对,指使她干各种各样的活,洗衣、做饭、收拾家里,照顾小孩子,这些是她每日必做的功课. 光阴似箭,岁月如水.十年后她已经十八岁了,人生中最美丽的日子.上天眷顾她,让她出水芙蓉,花容月色. 表嫂恨得牙痒痒,可没半点办法,被嫉妒冲红了眼睛,更加残酷的折磨她.活越干越多,挨骂的机率也更高.经常有人听见表嫂大声呵斥她,低头叹息,人好命不好.她从小被累惯了,骂惯了,也渐渐没有自我,总是低头含胸,一副任劳任怨的模样,让人生出几分怜惜. 女大不终留.有人开始去表嫂那里说亲.某家富裕,某家小伙子精明等等.表嫂不动心,她希望多让她待几年,好多个劳力.心理这样想,嘴里嚷嚷着,这家人没有人才,那家没有好日子,总有些可以说的出的理由拒绝来人.慢慢地,说亲的人少了.更多的人对她表示同情,可清官难断家务事呀! 她也不急.在家里有吃有喝,从小习惯这样的生活环境.虽然她对爱情也有自己的憧憬,但不能告诉别人,只是默默地想…… 某日,村里来了戏班,让安静的村庄沸腾起来.大家争着去看那古老的曲目,作为农闲时的消遣.表嫂大清早就把孩子给她,说自己先去看看,明天让她去看.她应着. 一个人的家总是很安静,偶尔孩子说些逗人的话语或者动作,让人不禁发笑.耳边总有锣鼓声,动摇她安静的心绪.她从小就没有看过别人演戏,小时候表嫂不带她去,表哥没有想到要带她去,就这样一直她没有看过.没有看过总是有太多的好奇,周围人总是描绘演戏的女的长得俊俏、男的潇洒,还有沿街漂亮的衣服、好闻的胭脂,流行的头饰,可口的零食,这些都让她想知道.可表嫂是不会给她买的,只能看.也不知道自己明天还能不能去呢?心理对此有些担心…… 第二天一大早,表嫂就对她说,让她去街上看看.她太高兴了,穿上自己认为最漂亮的衣服,也不过是邻居家几年前给的旧衣服.认真洗脸,梳好头发,在镜子前来回转着,试图发现哪里有些不妥.总算达到自己的标准,就跟小姐妹一块去了. 路上确实有好多衣服,小贩不断夸她的容颜,希望她买件衣服.她心里蠢蠢欲动,可惜兜里没有一分钱.表嫂让她出来就很不错了,还奢谈什么买衣服.她有些失望地走了. 姐妹中有钱的买些女孩需要的东西,如衣服、胭脂等.她们已经知道怎样让自己漂亮了.特别是家里有钱的小红,她买了三件衣服,个个都很漂亮,惹得姐妹的嫉妒. 虽然兜里没有一分钱,但不影响她试衣服的雅兴.每件衣服穿在她身上就特别的好看,因为她有很好的身材和干净透明的皮肤. 在一家衣服店里,她试穿了一身牛仔服,把她的青春活力展现及至.周围的人烟都直了,店老板也很欣赏地看她. 试穿后,找些理由就走了.可老板叫住她们. 对她说“你穿那件衣服真的很好看!我有个建议:这件衣服可以送你,但有个小条件.” 一听可以送自己,她很高兴,可条件是什么? “你不要乱想,条件是帮我卖一天的衣服就好了.可以吗?” 周围的姐妹先是一楞,后来齐齐让她答应,她们也喜欢她有自己漂亮的衣服.在姐妹的怂恿下,她点头答应了. 其他的姐妹都出去逛了,只有她在店里忙活.来到店里的人都看见她身上的衣服很漂亮,都要同一款式的.一天的工夫就卖了十多身牛仔服. 到晚上下关门时候,老板数数钱,露出满意的笑容.老板把她该给她的衣服折叠好,放进一个干净的袋子里. 天也黑了,可小姐妹还没有人来找她.她一个人是不能独自走回去的,只有在店里待着.忙活了一天,总算有工夫休息了.老板也顺势拉家常了.问她家里的情况,她都说了.相互有些了解,原来老板也很可怜,孤独一个人,上无父母,下无兄长弟妹.相同的境遇让彼此的感觉更近了. 乘此机会,她仔细看老板,很有些成熟,个子一米七五左右,皮肤微黑,眼睛有些闪光,一看就知道很精明的那类.她还是第一次看异性,有些害羞,更有些冲动.≤作者:佚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