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漂泊的日子

狼牙诗词 2020-09-26 10:01 阅读:175

  散文:漂泊的日子 散文:漂泊的日子

  独自一人在他乡流浪,每当夜幕来临的时候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慌.我恐时间匆匆流去,而我还一事无成;我恐我不知如何多国这漫长的黑夜……一个人独步在这荒凉的也街上,一种枯寂的声响固执地追随着我,犹如昏黄的灯光下的黑色影子,我不知是该对他珍爱还是不能忍耐了;那是我脚步的独语.人在孤寂的时候时常发出奇异的语言,或是动作.其实动作也是语言的一种.在暮色中我不知不觉的又走过了那幢还未完工的建筑工地.工地上灯火通明,显然是年底了要赶工期而不得不加班加点.猛的,我的心一颤,不禁使我想起暑假在昆明结识的小周.其实小周并不小,他比我还要大一两岁,只是大家都这么叫他,所以呢我也就跟着这么叫了.我是因为暑假到那儿去做短期工,所以我在那儿和每个人都还和得来,大家也都还蛮照顾我的.以至我特别珍惜那段时光,一是为了能多挣点钱,二是为了能在这儿结交一些社会上的朋友.冒着酷热,我从学校乘做西进的列车直奔昆明,在通过熟人的帮助下,我进入了一个建筑工地,成为一个建筑工人.当时从学校走的时候,同学都调侃说:“你小子还真牛哦!暑假都不回家就不说了,呢竟然还能跑的那“春城”去避暑啊!”当时我只是付之一笑,并没有说什么,我也不想说什么.既然他们能说我是去旅游、去避暑那我就权当是去旅游、去避暑好了,也能在精神上让他们羡慕,一番啊.就坏着这样的心态我来到了昆明、来到了建筑工地,成为了一个实施在在的建筑工人了.小周是我到那儿上班快一个周的时候认识的,他是一个小项目负责人,主管水电这方面的,尽管,我也是在他的麾下做事,但他要管的是在很多,在我去的时候他只知道他的班组要加一个人,而不知道是谁.所以就算看见也不认识,这也再正常不过了.在一次偶然中,他看见我也拿着电笔和几卷防水胶带是,他叫住了我说:“嗨!小伙子,你怎么跑的这儿来了,这儿到处都是电线很危险的,你是哪儿个班组的?”我说我是水电班的是新来的.就这样,我和他开始攀谈起来,就这样我和他开始漫漫的熟起来了.在他走的时候,他说:“明儿,有机会了你就跟我一块吧1我这儿还缺几个帮手.”我也是随话答话:说“好啊,那句要麻烦您了!”其实我对此并没有包什么希望,人家凭什么帮我啊,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做我的本分工作.云南的太阳特别毒,只几天的工夫,我就脱皮换面了,使人感到特别的难受.也明白了人们对金钱为什么是那么的狂热,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守财奴的存在,因为气球内这东西太难挣了,尤其是像这类的.在这样的条件下我的感觉就是度日如年,在上班的时候我就想者下班,很不能有一个时间加速器,能推动时间快些,最好是跑步前进.当然我知道这是多么可笑的想法,因为这实在是太难受.当我们再次相遇的时候,小周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他在几天前见到的我,用那种难以描述的的眼神看着我.最后只是摇摇头说:“你以前没做过这么苦的活吧!”我没有回答他,其实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我什么样的农活我还没做过呢?只是这儿的太阳紫外线辐射太强.也许是他对我的可怜或者是同情吧!就这样我调到他的班组给他做帮手去了.到了他那儿,待遇当然就不一样了,我可以选择在晚上上班,这样就可以不晒太阳了.在白天的时候,就和他闲聊.开始我们只是说一些关于工作方面的事,到最后我们开始谈天说北了.当谈及学校生活时,他就变得有些沉寂了,我知道这其中可能有什么故事,但我并没有直接的去问他,我先说我.当他知道我还在读书的时候,他竟然些不解我为什么要到这来.当然,他处世那么深,怎么会突然来问我呢?我知道他想知道,我就漫漫的说:自己是农村人,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收入不高,而暑假回家也没事,就到外面闯闯,只当是开开眼界,当然能有点收入就更完美了.听了之后他似乎是明白了,但到底明白了没有我也不知道,也每必要知道.『作者:王轲』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