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载论述散文:诗意人生

狼牙诗词 2020-09-25 09:14 阅读:136

  散文:诗意人生 散文:诗意人生

  诗意人生小的时候崇拜科学家,敬仰其既对大千世界的万千气象有着洞若肺腑的了解,又时时开凿着人类进步与发展的阶梯;大一点崇拜文史学家,其如椽巨笔挥洒出一幕幕波澜壮阔的画面,构建着人类的精神家园.不知天高地厚地希望自己是一个既有着敏锐的感性认识,又具有着理性思考的全才,将这两类人的智慧集于一身.空想着、成长着、也在一定程度上奋斗着,这种崇拜和敬仰持续到十七、八岁,尝到了失败的滋味,渐渐地也明白了“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的道理,才知道,自己的梦真的是一个梦而已,这世上还没有几个这样的全才.清醒地审视自己一番,竟彻头彻尾地息了壮志雄心,自我解嘲般地喜欢上了《南华经》中这样的句子:“巧者劳,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于是,将自己定位在平常人的位置上,开始心平气和地过自己的人生.常常于静夜怀想童年的梦,虽然无知而痴妄,但是难能可贵,无梦的人生总是乏味得很.也许做不成以上任何一类偶像,但起码还具有对知识无尽的渴求.敏感的心从小在唐宋诗文中游走,就这样,它们慢慢成为生命中最为靓丽的风景,常常流连其中,不知疲倦.让自己这颗易感的心醒着,将自己可以抒愁怀的笔握紧,也构建了一方小小的天地,以此为乐,从中感悟了生命.喜爱唐宋诗文,就象年轻人喜爱流行歌曲.唐诗宋词、古文观止是我的枕边物、旅中伴,更是寂寞孤独时的精神慰藉、迷茫困苦中的航标.开蒙之初读王之渙、孟浩然、白居易,看“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听“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知“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是不识人生真相的写实和浪漫;渐次,读得懂王昌龄、王维、高适“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看山不再是山,看水亦不再是水,读出了点人生况味;之后爱上李、杜、苏、辛、韩、柳、欧,乃至杜牧、李商隐、张孝祥、李煜、晏殊、李清照、周邦彦、柳永、秦观、陆游、范仲淹.此时读诗读文,自夸地认为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不再有太多的感叹和怀想,更多品读出的是共鸣和享受.并不是单单偏爱哪一位诗人的诗句,也可能只是一个名气不大的诗人,并不知名的诗句,就引发了彼时彼地我的同感和心思,就象喜爱的歌手唱出的也有自己不爱的歌一样,并非因喜爱而照单全收.但有两人例外,是李白与苏轼.因两者为人为官之率性、放达,才气逼人、诗词品味之非同一般,让我感受到一种与众不同的人生.在唐宗宋祖用文字构建的大好河山、名胜古迹、边塞风烟、乡村田园世界中,感知承平岁月、乱世悲歌,体会其人生咏叹、友情深长,见证其羁旅乡愁、离别相思,感叹其贬谪流徙、疏狂闲适,好一杯人生美酒,醇厚绵长.轻松快意之时,吟咏“新丰清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义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快活自许如“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游山玩水时唱“满载一船秋色,平铺十里湖光.波神留我看斜阳,放起鳞鳞细浪”,夸张豪迈如“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乐观畅达时,“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失意落寞时,便叹“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颇有及时行乐之念,也不忘用“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来安慰自己;寂寞怀友“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恨极相思“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感叹人事“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旧友相逢“十年身事各如萍,白首相逢泪满缨.老去不知花有意,乱来唯觉酒多情.”;与友话别“从来只有情难尽,何事名为情尽桥.自此改名为折柳,任他离恨一条条.”;偶遇挫折不忘鞭策自己“风云感会起屠钓,大人堄屼当安之!”、“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伤情怀友,常忧愤不知所云,“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惟将终夜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笔走龙蛇、刷刷点点之际,忧思渐去.在困厄艰辛之时,更于诗丛词律之中寻知音“酒瓮琴书伴病身,熟谙时事乐于贫.宁为宇宙闲吟客,怕作乾坤窃碌人.诗旨未能忘救物,世情奈值不容真.平生肺腑无言处,白发吾唐一逸人.”坚持、坚守着自己的好恶,维护着做人的本真.(作者:桃红柳绿花开)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