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燃烧的雪

狼牙诗词 2020-09-24 08:03 阅读:193

  散文:燃烧的雪 散文:燃烧的雪

   雪,那洁白的精灵又一次来到人间.她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她的脚步是那样轻盈,那样闲适,仿佛这是一场舞蹈,一次散步.我忽然来了兴致,想再一次踏雪寻梅,到雪里嗅出唐诗的香气来,嗅出春风的味道来.雪落尘缘,于人间是一件幸事,一件盛事.——坚持这样说的,是我的朋友雪儿.看见雪就想起她,如同看见她就想起雪花飘落一样自然.雪儿,那个爱雪如命的人,现在在哪儿呢?十多年前的一天,节气正好是大雪.那是我和雪儿认识的日子.我因为肺炎住进了医院.住在我右侧的人就是雪儿.我进来的时候,她一直在看窗外,像一尊雕塑.我被她感染了,也来到窗前,哦,下雪了!雪花跳跃着,奔跑着,狂舞着,天女散花般、群英集会般地从天而降,一会儿的工夫,“千树万树梨花开”就不再是一句唐诗,它在人间活了,活成一幅洁白无瑕的画,活成一个多姿多彩的梦.我也看得呆住了,竟然忘记了自己身在医院里.好久好久,我们俩像从梦中醒来似的,不约而同地回过神来,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天哪,她是那样的美——长发乌瀑般地垂在肩头,弯弯的眉毛下那对晶莹的眸子闪烁着一种光芒,仿佛融进了某种清澈,某种火焰.是什么呢?哦,是窗外的雪啊!“你的眼里有雪.”我笑着对她说.“我的心里也有.”她也笑了一下.这时我发现她的脸有些苍白——白得像窗外的雪.就这样,我们认识了.因为雪,我们像似曾相识的朋友一样,仿佛好多年前就彼此熟悉,彼此默契.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一起输液,互相照顾,只要空闲我们就谈雪,谈小时候堆雪人,打雪仗.雪儿还赠我一首诗呢: 省略飘落的过程,看那场白,从天而降我还在窗前.我本来可以远离水或者冰,却情不自禁.夜渐渐深入有你,我觉得温暖帘外,梅已经芳香了几个时辰我停止在小情节里,踱来踱去补种的竹子,叶簌簌作响我和雪从岁尾走出,掌心相对火炉里的火还在继续,温暖还在继续.今夜,雪的漂泊正在生根我们已经从海啸中成熟,等水变蓝的漫长,且哭且笑,且歌且舞再有几句话,春就来了我喜欢朗诵她写的这首诗.无疑,这不是现代诗里最好的诗,于我却弥足珍贵.因为,雪儿患的是白血病,她在等合适的骨髓.她的生命随时像一片雪花,精彩之后在一个夜里凋零,消失.但她却在坚守这洁白的阵地,花一般盛开着,火一般燃烧着……后来我出院了,后来,雪儿在另一场雪里静静地走完了她的一生——那美丽短暂却耀眼迷人的一生.她是一场雪.曾经洁白了一整个世界.她是一场雪,曾经净化了一颗心.我走在雪里,默念着她的名字,雪在我身边无声地舞蹈.不,雪在烧,在燃烧.我看到了火焰——今夜,漂泊还没有生根雪白得,比落叶单薄所以,她不断地覆盖自己不断地,在冰冷里起舞她知道自己,总要有理有据地活着总要在下落之后,融化总要在融化之后,升华雪继续燃烧.前面的道路很长.但我知道,等雪融化,春就会真实起来!是的,再有几句话,春就来了.

  本散文作者:峰梅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