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乡村圆梦人

狼牙诗词 2020-09-23 15:47 阅读:178

  散文:乡村圆梦人 散文:乡村圆梦人

   窗外斑鸠咕咕的叫声,将老黄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睛,他才意识到自己睡在村委会办公室临时搭的床痡上,空气中还残留着昨晚开会抽叶子烟的气味.半年前,院领导把驻村帮扶工作的任务交给了他,上山后就很少回家.尽管这一段时间他感到腰酸背痛,睡得很迟,但手头的事情使他无法再睡下去.深秋的二高山充满了凉意,老黄迅速穿上豆绿色老式检察服,边走边抖落着昨日进山衣服上沾满的刺果粘草,顾不得吃早饭,和几个在进山垭口上等他的村干部又踏上了勘查水源的弯弯曲曲的山路,消失在浓浓的云雾之中.这个坐落在大山深处的小村有一千多户人家,当村干部领老黄挨组挨户介绍情况时,这里的贫困程度连他这个“老农村”都感到皱眉.当他看到一家人还住在屋顶上长满乱蒿野藤的茅舍时,心就像被钉锤“咚”的敲了一下,刚下来时的那种怨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没过多久,他坐班车赶到了城里,又从城里带来全院干警捐款捐物以及建房所需门窗等物资.三个月后,这家全村闻名的特困户喜气洋洋搬进了一栋120平方米的钢筋水泥结构的新房.老黄的帮扶工作就也从这家的“消茅工程”拉开了序幕.这件事情使得村民们开始用异样的目光打量这个看似农民模样的检察官来.西流水组特困户胡某的住房条件也因老黄的到来而得到改善.胡某自小先天性下肢瘫痪,丈夫已去世,一直和正在读小学一年级的女儿相依为命.由于无劳力和经济来源,日子过得极为艰难.年初,老黄和院机关支部党员服务工作专班带着慰问金特地去看望了她,发现她家瓦房顶上到处是“天窗”,于是当场拟定了房屋维修方案.在乡邻们的帮助下,她家原来穿风漏雨的屋顶被检修了一遍,全部盖上了新瓦.望着两天来一直守候在施工现场直到竣工方才离去的老黄的背影,胡某这位身患残疾的普通农村妇女,眼眶里早已布满了感激的泪水. 村里需要老黄解决的问题实在太多,改灶改厕,造经济林,建蔬菜基地,帮这家顾那家,忙不过来,老鹰岩上80多岁王老头还睡在填满稻草蛇皮口袋枕头上的情景在他眼前直晃,老黄觉得很累,真还有点“剪不断,理还乱”,尤其是这里饮水难问题成了他的一块心病.村里大部分人家吃的是“望天水”(雨水),甚至人畜饮水不分,一遇天旱就要到10里以外的地方背水吃.村里的小学校的学生因为吃了屋檐水,结果造成八、九个学生中毒.没有水,摆脱穷根无从谈起.解决水的问题成了当务之急.以前,村里也试着搞了引水工程,但因多方面的原因都失败了.吃上清洁卫生水,一直是村民的梦.村里的人都向他诉说,都把期望的眼光投向了他.一向沉稳的老黄从未感到过的心头一热.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那段时间,他白天和村干部爬山攀岩四处勘查水源,有好几次险些掉进山沟里.夜晚就和村干部广泛征求村民的意见,并请来水利局的专家商讨,初步制定了一个引水管道、蓄水池的具体位置、大小、以及三材配套的,解决村民吃水难的方案.此方案得到了院领导的顺利通过,全院先后投入资金50000元、购买水利100余吨,建水池85口,4500立方米,解决了村里大部分人的饮水问题.北风垭组是该村有名的缺水组,全组人在老黄的带领下,奋战3个月,建起了一个150立方米的大水池,用自来水管把清清泉水引到全组的每家每户,村民们多年的水梦终于实现了.通水那天,恰逢阴历八月十五,村民们开心庆贺了好久,一直闹到深夜.这里没有吃月饼的习惯,只是家家争着拉老黄去做客,用腊肉和苞谷酒招待他.老黄推辞不脱,被“逼”着去了.结果还只去一家,从不喝酒的他被灌得满脸通红,酩酊大醉.一轮明月静静地挂在老鹰岩上,被清泉滋润着的山村在月光的笼罩下显得格外祥和,村民们都说,那天晚上的月亮好亮,好圆.

  ※作者:草木一生※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