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石像的忆述

狼牙诗词 2020-09-23 15:47 阅读:131

  散文:石像的忆述 散文:石像的忆述

  在死神用镰刀“锯”开我们握着的手之后你被抛进长江的源头捞不到你的尸首于是我伫成一尊斑驳的石像在江的这头把数万年的时光轻轻一丢——诗作《分手之后》代序我已写过多少篇《石像的忆述》了呢?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早些年是每年都能有一篇,多年不写了,记得最近的一篇是96年底写的.又回到了家,只有在家的这种氛围中,我才又找到了属于诗人雨辰的那种感觉:钟声、蛙唱、幽深的暗夜和一只拍打在窗纱上的飞蛾.我这才能听到它们的声音,看到它们的形象,或静止,或狂燥,或虚无,或真切……所有所有,在我握笔窗下的那一刹间,便如雕塑般凸现了出来.关掉房间的顶灯,拧亮那盏搁置已久的台灯,吟,我开始回溯曾经和所有,一如既往的探索着那个只有心的跳动的世界.一九九八年九月十五日 晴 夜、无星无月==========================================为给父亲做寿,向公司请了两周假,我回到了家.事实上,我是想用这样长的时间来整理一下我的思绪,回思一下曾经的粉红与苍白.环视四周,情境依旧.记得一个叫雨辰的男孩子,曾坐在这里,听风沐雨,朝思暮念,为了一个笔名“等你”的女孩,写着断肠诗文.记得诗文里有暴雨的夜、稀疏的星、落叶的树,也有一尊碎裂的石像和几只碎裂了又碎裂的小玉龙.那个叫雨辰的男孩没有过眼泪.从来没有.尽管他痛苦着时间与空间的阻隔,痛苦着风雨兼程的孤独,也痛苦着她的痛苦.那个叫雨辰的男孩没有过失望,最后的一篇《石像》中,他写道:“江水呜咽奔腾了万年之后,终于睡死在我的面前.石像已裂,箭已不存,手已不存.心已沉积为沙漠腹地千里之下的一掬沙砾,沉寂在每一个过客空对无语的神情和苍促远去的背影里.我的眼睛散落在河床之底,干枯的眼神夜夜向天,看,残月依旧,娇美如初……”后来雨辰死了.记得他咳血而死.雨辰死的时候,只给我留下了两首诗,一首是《黎明》:寒夜正在逝去我看到光亮正从树的背后悄然升起生命总把自己的影子晃荡摇曳着沉重浑厚的氤氲在一支钢笔的墨囊中 狂动风凄冷地凝成诺言像层层叠起 又倒下的砖墙扑打在我的背上曾经咳血的日子早已远去幕后的沉寂早已被敲醒在啄木鸟的 坚喙之下而我颤动的手指让一笺睡死的思绪舞动在前台看得出,这首诗是写给“等你”的.雨辰说,他也记不得是多久写的了,但是写完不久后,他就看到了一个很象“等你”的女孩.再后不久,他就死去了.死的时候,好象有一种碎裂般的痛苦.雨辰留给我的另一首诗是《诗人》:月亮早已成为一种表征悬浮在我的头顶在辉影之下我把默然伫立得 触手可及肢体在舒张一切在飞散远离躯壳不复存在情节被痛苦吞噬影子荡涤在影子里我的头颅早已被践踏被粉碎被 现实吞食只剩下思绪刮下一点就算作了诗雨辰能把诗写成这样,似乎是彻悟了.于文学,他死时是安祥的.他的那种碎裂般的痛苦,应该是来源于“等你”这个文学的、而非现实的名字罢.我想.雨辰所有的信件都静静的躺在我面前的抽屉里.他死时曾叮嘱我要来看看,好好看看.我想,他是要告诉我些什么.于是,我来到了雨辰的“澄心居”.其实,也就是我现在坐在的这个临窗的小房间.记得雨辰曾说房间后壁上贴了一幅字,上书“澄心”二字,左右各一条幅,分别是“默然心自澄”、“谦逊品渐高”.前面临窗,窗台上有一盂文竹,清翠繁茂.而现在,我却没有见到这些.问过雨辰的父亲才知道,雨辰前年冬天回过澄心居.回来只在澄心居里呆了三天,走的时候,换下了澄心居的横幅,题上了一首诗《晓吟》——看到这幅题字时,我心里竟然隐隐一动:〖作者:佚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