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温馨无限

狼牙诗词 2020-09-23 08:24 阅读:165

  散文:温馨无限 散文:温馨无限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护校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家综合医院做儿科护士.当时的儿科规定:在病情允许的情况下,3岁以上的患儿必须住无陪病房,也就是说孩子住院后不许家长陪伴,每天下午3点至晚上8点是探视时间,家长可以来看孩子,其它时间孩子的治疗护理饮食起居一律由护士和护工负责完成.这批孩子是我国的第一代独生子女,而今又是生病住院的时候,家长的宠爱可想而知,在这里你能够彻底领会到为什么称独生子女为家中的“小公主”、“小皇帝”.在这个充满爱的病房里,每天下午每个孩子的身边都围着一大帮子人,带来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七嘴八舌的问这问那,真是万千宠爱于一身.而与之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一个叫马明(我习惯叫他明明)的4岁男孩,他患的是“肾病综合征”,已经是第二次住院了,这孩子性格内向,不善言语.每天只有爷爷奶奶来看他,偶尔爸爸来看看,则是带一大包高档玩具和零食,来去匆匆,从来没看到过妈妈.后来我知道,妈妈在他两岁时因病去世,爸爸忙于生意,无暇照顾他,他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物质生活上他不比别的孩子差,甚至要优越些,可那忧郁的眼神是一个4岁孩子所不应有的.或许每个人性格中都有着天然善良的一面:同情弱者.我对明明特别关照,一有时间就陪他玩玩具,给他讲故事,给予生活上的照顾和心理上的慰藉,时间一长,这孩子与我特别亲近.一天,明明神秘的趴在我耳边悄悄地说“梅阿姨,我喊你一声‘妈妈’好吗?就一声.”我只觉得脸“噌”的一下红到耳根,因为我刚刚过了20岁生日.明明看到我的窘态,接着说“就一声,不信我们拉钩.”看着孩子天真虔诚的神情与期待的目光,我迟疑地伸出手指,明明在我耳畔欢快而深情的喊一声“妈妈”,然后在我脸颊甜甜的亲一下,我把明明拥入怀中……明明出院那天,我不当班,听同事说他哭着找我.后来我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可在冥冥之中总感觉他离我不远,并在内心深处默默祝愿这个不幸的孩子能远离灾难,一生平安.几年后,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做了母亲才知道“妈妈”一词对于孩子的分量,才知道当年那轻轻一诺对于一个失去母爱的4岁孩子意味着什么,我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拒绝,要不然则伤了一棵稚嫩孤寂的心.后来我在一本书上看到一篇描写幼儿教师的文章,说孩子错把老师当妈妈是做幼儿教师的最高境界,作为护士,我不知道究竟做到哪些才算是最高境界,但我知道那是我职业生涯中最为经典的一幕.许多年过去了,许多的人和事都随着时光的流逝大都淡忘无遗,可明明和这件事却在我记忆的长河里始终清澈,我常常会想起他,虽有时潸然泪下,却也温馨无限.本文作者:阿苓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