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聚会

狼牙诗词 2020-09-17 17:46 阅读:55

  散文:聚会 散文:聚会

   双节之际,朋友A回来了,是朋友B打来电话告诉我的,并说下午有时间朋友们也过个双节.下班时候A打来电话,讲:在老地方聚聚.好,我答应.下班后,先吃一大碗汤面垫个底,这“聚聚”不喝酒能行吗?那里有朋友那就有酒,酒与中国的男性公民就好似鱼水关系,难舍难分.老百姓也好,高端也罢,不管是喜事抑或白事,饭桌是离不开酒水.在酒桌上个个都很豪爽(别有用心者除外),当然我也不例外.空腹下去怎么行呀!那能“豪爽”得起来吗?肯定在酒场上早早当了狗熊,还要留笑料给朋友们,这多没有面子的.我宁要“面子”也不愿成“狗熊”.朋友Y在几年前聚会的时候,那时正值夜晚,因Y不想喝酒,就谎称要回家给妻补习英语,当时在座的各位都是男性,大家就笑他,并给Y讲了“ABCDE”的三级故事,记得那一夜好多朋友笑得人仰马翻,珠泪直滴,不亦乐乎.直到现在当朋友们提到“补习英语”事件的时候,还是笑得合不拢嘴.笑Y哩.——这于专营恋情故事的作家们所不屑,因为大作家们都是些高雅人士,爱情至上论者.我可不想如Y,因不喝酒让朋友们埋怨,笑话.虽然我人很消瘦,患有胃肠疾病,但,我还是要喝的,情愿做酒场上的英雄,至于自己的身体能否接受这酒水的任务,那是回家以后的事情了.在酒场上还是要当英雄,美人爱英雄嘛!虽然常回到家里上吐下泄,醉如烂泥.用妻的话讲:外面逞英雄,回家变狗熊.坐车来到县城,步行到朋友所说的“老地方”,却没有一人,所谓“老地方”也不过是宝平路上的一家清香阁餐馆,这是一家回民餐馆,因我们朋友当中有一位籍贯是回族,所以每次聚会就在此地方.我就在宝平路找朋友A,在半路上遇到A和B二位.我们又一同踅回“老地方”,来到一间包房,点了一盘牛肉,一盘花生米,还有盘情人泪,清香土豆丝和茄莲,外要了一碟心灵美萝卜.此时只有我们仨,就一边等另外几位,一边闲聊起来.朋友B 讲:这段时间,他常睡眠不好,夜里老是做噩梦,他就在自己的枕头下放把匕首,可效果还是不太好,他后悔上次去成都没有买一把刀鞘形似棒的刺刀.始初,我还以为他在讲玩笑话,可他始终一面认真,语气严肃.我就笑着对他讲:无事一身轻,我也常做梦,枕头下压的是卫生纸,睡眠很好.心里思量:恐怕是你深陷名利网中的结果吧.B投给我一股不屑的眼神,讲我不懂.接着他的话语又转到他的工作上来,在单位里有人说他“难日”,他这人就是“难日”,不尿你谁,有时心情不好,连你领导也不尿.他见不得那些自己正蹲在茅坑拉屎,一见单位领导来了,就让位给领导,宁愿自己拉撒裤裆里.我和A只是默默听着,不想在多讲什么.朋友B在单位里也算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这也使得他处世不得不“难日”的原因了,“难日”也是他的处世哲学吧.我又能讲些什么呢?小包间里三个烟桶在燃烧着,各自陷入自己的心思里.另几位朋友还没有来,近几年,朋友们聚会也少了,就这,往往还凑不齐,各自也都进入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有的朋友的父母亲先后都相继过世,能来的也就这么几位.市里上班的朋友A讲话了,现在这社会到外都在讲“和谐”,可他现在都恐惧去外地出差,出外也很少喝酒了.很恐惧的.前一段时间,在市里有一人可到能多喝了几杯,不小心碰撞了一下同近的一位年青人,听说这青年最多也不超过二十,就动起手来,事后这喝了酒的人的头破了,他就去市里一家医院治疗,医生刚刚给他缝合伤口的时候,冲进来几位手持钢刀的年青人,照面就是给这人数刀,直至那人不动弹,才撤血刀逍遥而去.朋友A一边说着将服务员送来的白酒打开,在一次性塑料杯里斟了三个半杯,讲:咱们在一起我倒很想喝个它一醉方休.A举杯一边喝着,又讲:这次回来时,老婆说该上他家了,可他还想回来转转,就在先天晚上给儿子许下几个愿,儿子高兴的才答应了.在第二天座车时变了主意,回来的.虽然他没有讲回来的原因.但,我知道,是因为他那颗赤子之心在作怪.本文作者:居草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