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空心蚊

狼牙诗词 2020-09-17 17:45 阅读:149

  散文:空心蚊 散文:空心蚊

  ??认识我的人都习惯叫我文文,而我也习惯了被他们这样叫.我常常会因为自己有这么个性的小名而发笑,朋友们不解地问道:这很好笑吗?我说:是啊!能在如此僵硬的世界里有一个如此温柔的小名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我觉得回答别人的问题是一门艺术,答案过于严肃会让人感到索然无味只有回答的风度翩翩才能得到长久的快乐.女人是世界上最纯洁柔弱的泪水.我曾经反反复复地在梦里梦到同一个女孩子,但每一次她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总是反反复复的问我一些同样的问题,你相信爱情吗?我说不相信.因为相信爱情的人会比不相信爱情的人更容易苍老.那在你的生命里曾经拥有过爱情吗?我说也许没有吧.就算有也早已在记忆里腐烂变质.你和女孩有过亲密的接触吗?我问她指的是**吗?她说是.然后脸会突然红得无法形容.她问我和女孩**最深刻的体会是什么?我告诉她那是一种莫名的失落.每当我接触到她的身体,她的泪水都会像滚烫的开水猛烈地烧灼我的身体,然后我的身体会印着她的痕迹,我的心也会觉得从此失去了贞洁.每次她问完这些问题,我都会情不自禁的醒来,接着不管我多么地努力都无法再睡着.我常常会不自觉地感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掏空了五脏六腑的木乃伊.如陶俑一般空荡荡的,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是不是我的灵魂已经死了.让人绝望的死亡并不是单单只局限于肉体.就像我们人在满足了一切欲望之后,剩下的就只有空虚和寂寞.??我与异性朋友总是隔着一段飘渺的距离.纵使我们曾经在某时的某个不知名的角落擦肩而过,但我们仍无法缩短或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也许在今生今世我们再也无缘再见到彼此的容颜.只能在这个虚无的世界里独自忍受孤单.我再也不愿面对这样的结局.如果断断续续的离合会出现让我永远也见不到你的可能,那么我宁愿用一生来拥有你.我渴望与异性朋友沟通,因为那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沟通.所有的方式都是从心里流淌出来的.这是一种最真实的表达.语言或行为.我是一人自恋的人.别人都这样说,而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所以我常常会异发奇想地去羡慕那些鱼儿能够自由自在地生活的渊源里自由地游荡.即使遇到感情的旋涡也可以在时间的长河里逐渐地学会平静和淡忘.谁都有控制自己的情绪的本能.而我没有.我喜欢恣意放纵自己的感情,让它沉沦在苦海中默默的流浪.生活就是这样,把一种人的思想和情感强加给另一种人去思考或者感悟.只有经过大彻大悟的感情才是真正的感情.只有真正的感情才会天长地久.然而冥冥中很少有人会去关心这种大彻大悟,也很少有人会关心天长地久,他们贪图的只是偶尔的兴奋和曾经的拥有.有些事情作错了还可以从新开始,比如一道算术题.而有些事情一旦发生就在也没有抵消的可能,比如一段感情.不要愚蠢的把一段恋情当作儿戏,不要轻易的提出同居或分手.当你把分手牢牢地捏在手心的时候你会听见爱被捏碎的声音.告诉你,那种声音是极刺耳的.??做了这么多年的人,我终于明白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在付出时首先想到的就是回报.人总是执着地要求报酬,这是人最高明的优点,也是人最原始的缺点.每个人都有过不去的坎坷,我们总在幸福的憧憬里得到幻想的破灭.我们总在期待着事情会办得越来越好.有些人甚至会穷其一生去追求肉欲和物欲的极端享受然后无可奈何地等待被罪恶埋葬.高中时曾有一个朋友对我说过一句这样的话,他说这个世界上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禽兽不如.一种是衣冠禽兽.他的话让我对这个世界有了更深的了解,原来这个世界本无所谓人或禽兽之分.当人把自己拿来与禽兽作比较时,人就变成禽兽甚至禽兽不如.我不想把这个世界看得太穿,否则我会对这个世界感到失望有时候我甚至有一种奇怪的想法.如果人人都可以放下心中的包袱,脱下有形的或无形的外衣,将自己赤裸裸地袒露给别人.那么即使是在凛冽的寒冬里,我们也完全能够证明这个世界其实是可以光明正大的.我的朋友多半是天蝎座的,所以他们的生活是阴暗的.而我属于白羊座.白羊座的人生活一半是阴暗的另一半是洁白的.所以我可以像兔子一般温顺,也可以像老鹰一般犀利,别人常常是这样评价我一类人的,动如狡兔静如处女.我认为这样的评价是十分生动的.而且是全面的.我一般不会去把一种东西评价的很绝对,就像这个世界.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它,但我们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适应它,并且我们不需要依靠任何人,只需要给自己一个希望就可以了.第一次.(作者自评) 文/圣文天下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