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宽容我那并不完美的老母亲

狼牙诗词 2020-09-17 17:45 阅读:73

  散文:宽容我那并不完美的老母亲 散文:宽容我那并不完美的老母亲

  母亲老了,有很多难以让我们和孩子容忍的缺点.也许年轻时她就是那样,只是那时我还小,并没有感觉到,感觉的只是母亲的艰辛与深爱.而今,我大了,娶妻生子,我的孩子也快大了,母亲也老了.要写一篇文章,关于母亲的.我所知道的关于母亲的文章,大多都是母亲的崇高与伟大.而我要说的,是我那并不完美的母亲.母亲做的饭菜总不能合我们夫妻和孩子的的胃口.不管你怎么说,怎么教,她就是改不了.常常觉得她菜没洗干净,吃在口里有沙的感觉.每次买菜总是买一些不新鲜的,因为便宜.做菜总要留点,鱼肉总要留点,以致经常会放坏了.总之,农村的习惯就是改不掉,完全不合城市生活习惯.住的房子也不太讲究整洁.这里放一堆柴,那里放一堆菜,常常是房子里零乱不堪.尽管如此她却比较讲究穿着,常说妻子没给她买什么好衣服.老来还爱什么俏呢?还有,她听不进我和妻子说她的缺点.我们一说,她总会说出一大堆她自己的理由.我知道,妻子打心眼里不喜欢我这个母亲,只是因为我没办法才勉强应付.最要命的是:父亲因病去逝三年后,母亲要嫁人.这让我和妻子脸上好无光彩.那时我已经结婚,弟弟和妹妹还没有成家.母亲让人做我的工作,还要我们兄弟亲自把她嫁出去.与那个农村的老伯过了近十年了,母亲种地、喂猪、种菜、烧火、打油,什么样的粗活都做尽了,其间也给了弟弟妹妹不少补贴,留给自己的只有一身病痛.其间,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是与那老伯过不好,争争吵吵地,我知道大的就有几次.有一次还挨了打……以致我心里疼痛十分.过不好就过到我这儿来过吧?她说回老家农村脸上肯定是一点面子都没有了的.她望着我妻子做了不少工作,说了不少好话.终于得到妻子的同意,但她坚决又不和我们一起住,叫我给她租房住,就在我孩子学校附近,她说这样可以照顾我的孩子.但是她并没有和那老伯办离婚手续,那老伯过段时间又不时来看她.这样,我的经济负担又增加了.她经常会向妻子想些钱,妻子当然不太高兴了.钱虽然给她了,她总说不够,因为常常要搞点好吃的给我的孩子.给孩子炒菜,比如白菜,她会把白菜心单独炒给孩子吃,自己吃老叶.尽管这样,妻子并不太领情,因为她炒的菜不好咽.其实母亲总也是闲不住的,想办法去“拣自己的钱”.来城里几个月,她所租住的地方是座陵园,里面可以找死去的树枝,可以种菜,她天天去打柴、种菜,再有时间就去拣废品卖,一天总也能卖几元钱.以致大年三十、初一她都不闲着,跑到街上去拣,这令我们都很生气.因为,只要我们节约一点就行.我吃一包烟、喝一瓶酒,也许母亲要拣一个月.她从不烧气,很少烧煤,只烧柴灶.因此,妻子规定的给孩子做一餐中餐的任务总是没有完成好,招来妻子不少的怨言.说她根本没把我的孩子放在心上.总之,现在,老母亲和妻子,和那老伯,和我,关系都很僵.一想起母亲的现状,我心里就烦,以致于有时对她大喊大叫,说她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但是,想起过去的母亲,我就心里酸,就痛.有些朋友对我说,你母亲那样倔强,你就少管她.她已经和别人结婚了,你可以不管她.所谓“下堂不为母,过继不为儿”,但是我能忍心那样做吗?过去完美无缺的母亲形象真的在我心中不存在了.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是勤劳、善良、朴实、无私的天使.为什么现在成了浑身是缺点、处处招心烦的母亲了呢?那位朋友叫我不管的时候,我给她讲了个关于孝母的故事.这是我母亲在我小的时候讲的——一个母亲有两个儿子,她偏爱小儿子,把煮熟的麦种给大儿子,没煮的给小儿子,叫他们出去种,麦苗生出来才准回家;还有舜母害舜而孝的故事.这样的故事我现在大概都记不完整了.但是有一点,“儿不闲母丑,狗不怨家贫”的观点我是牢牢记住了.不管是丑的容貌还是言行,我都没有理由去责备母亲.母亲是天,是地,是生我养我的阳光和雨露啊!没有了母亲,哪有我现在的一切,健康的身心,优秀的品格,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从母亲的“丑陋”中诞生的啊!宽容吧,妻子,孩子.宽容吧,天下的母亲的孩子们.也许我们还没有老,并不理解现在的老母亲! 文/梅君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