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听风或铃

狼牙诗词 2020-09-17 08:10 阅读:74

  散文:听风或铃 散文:听风或铃

  ??这几天我总穿着素洁的衣裙坐在庙宇光滑的石阶上,虔诚地静听大殿里僧人们的诵经声.有时风悄然而过,檐角上挑起的那只发黑的铃铛便发出清脆而细微的声响,爱人般轻声附和着.看着那只熟悉的铃铛,心境重回多年前的空旷与安宁.??还在上高中的时候,我就喜欢坐在那座庙里陡峭的石阶上打发假日无聊的时光,在那噪热的夏季,哪里都不是好去处,惟独一人闲坐在石阶上,婆娑树影遮头,抱一本心爱的诗集,听铃铛在头顶随风摇摆,声声都撞出你写作的灵感.于是沉浸在无尽的安逸中,彻底忘记生活上的一切不快,忘记背后道人是非的嘴脸和理想路上的种种的挫折,风和铃会让你由表至里的泌凉,这是在空调下所不能得到的.??终日满眼无尽的天空,满耳空灵的铃声,年少的痴狂和幻想化作笔记本上可爱又单纯的故事:??铃铛是思念中的女子,风是她心爱的男子,无形无影.铃铛心是那女子叮当声的心,她悬挂在天空孤独的蓝色中,一留守便是百年.这百年的朝朝暮暮,风来过,或是轻轻爱抚或是耳鬓厮磨.但风从未像船舶一样停驻过.??于是“当当——当——”在我耳中成了铃铛在寂寞中微微的叹息,或是眼角下断断续续的泪滴.??风吹走了云,吹走了尘埃,也吹走了“当当当”的声音.风不在,铃铛独挑一角在高处,不叫世俗的手摇摆.直到今日我还是固执地认为铃铛是那么地高傲,她和任何一个心中有爱的女子一样,虽然知道期望未必有结果,但还是为了那张难以忘却的面容而固执地忠诚.??5年前的8月,17岁的我曾在笔记本上写道:风铃死了,因为她丢了那颗和风说话的心.??今天我才领悟到另一层的含义:风在铃响,风无铃哑.“当当当”是风的脚步还是铃铛的自语?或许那是一句话,是风留在铃铛心里的话,是他的,也属于是她的.??就像现在我所听到的,是风还是铃已经不重要了,关键在于你愿不愿意放下肩上的重担去享受独自一人的心灵洗礼.无论何时何地,敢于享受寂寞的人,站在哪里都有微风,都有铃声在精神彼岸呼应.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作者自评) 本文作者:暗桐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