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世纪未的温柔

狼牙诗词 2020-09-17 08:07 阅读:141

  散文:世纪未的温柔 散文:世纪未的温柔 我和大伟中学时候是同学,那时候他待我总是很好.他是班长,负责每天的值勤工作,每次我上早学迟到,如果老师不发现,他从不把我的名字记上;如果哪一天我被老师罚了留校,他就会买来吃的东西陪我把作业写完交给老师;如果老师因为淘气而不让在全校作文拿过一等奖的我,去参加全县的作文竞赛,他总会竭力在老师面前说好话把这份荣耀给我.而在下着雨的晚自习放学回家的路上,他会小心翼翼地护送着我直到家门口.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学校门口商店里出售的生日贺卡那时候新进了一种带音乐的,让人爱不释手.在我生日那天,意外收到了这样一张精美的音乐卡,我是全校第一个拥有着种卡片的人,我太高兴了,而让我拥有这份喜悦的仍是大伟!大伟待我还几乎言听计从.有一次下大雨,我和同学们路过张老师家,看到老师的煤球被雨淋着,于是我建议抢救煤球,他二话不说,就冲进雨里,等到我和大伟被雨淋的湿透了衣服,把煤球搬到安全处准备回家的时候,张老师才回来,看到这种情景,老师不由地说:“这两个小孩儿真好啊!”这句话让同学们嘻嘻发笑使我我红了一阵脸,我似乎觉得,对于大伟,我比别人更拥有一种特殊的权利.尽管他品学兼优,长得高高大大,同学们都夸他长的帅,但是他的帅在一个骄傲的的女孩眼里几乎没有价值.我只知道,他是为了认识我并承认我这个主人地位才降生在他父母家里.因此,他就成为我最不在乎的对象.我父亲是纺织厂的一个职工.他只希望我毕业后跟他一样在这个本县最大的效益最好的企业里谋到一份铁饭碗,然后嫁人做一个贤妻良母,我却极端不情愿,我们邻居的希焕,跑到北京去学美术设计,后来当上了一名电影美术设计师.我一生的奋斗目标,至少也应当是一名美术工作者.或者是一位作家,一位诗人.我就这样默默下了决心.我看到父亲单位里那富丽堂皇价值三十多万人民币的影视歌舞厅就是希焕设计绘制的.后来又知道电视上播出的《酷情》话剧背景也是希焕的杰作.我深受希焕这个榜样的鼓舞,我在暑假里跑到北京,住在同学家里,在她的帮助下半工半读.终于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的美术史论系.我的生活开始走上正规.此外,我还加入了校刊《美术家》的编辑撰稿工作,我几乎忙的透不过气来,但觉得自己很充实.这年我十八岁,而大伟二十二岁,他考上了郑州某军事院校.暑假,他妹妹跑到我家玩.告诉我父母亲希望我们订婚的愿望.而我的父母也说让我和他先订婚.但是,一个属于自己事业和理想的人她的心要突然定下来从属于某个人,太难了.我告诉父亲说:“毕业以后再说.”没人再敢多说什么.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之间我和他都毕业了.我留校任教,大伟则成了一名职业军人.他的信中开始提到婚姻,他的每一封信都包含了无尽的思念和爱恋.有一次他告诉我他走在街上看到了一个女孩子的背影很象我就喊了起来,结果发现认错人,弄的很多战友都笑起来,还有一次他说他过生日,他所在部队的一位大姐姐称了毛线说要给他编织一件毛衣,他回到宿舍就流泪给我写信‘星儿,如果你在,肯定也会问我喜欢什么,给我买这买那......’他还告诉我有很多人在给他提亲,可他一个都没有见,他说你知道为什么吗?小傻瓜,你让我等到什么时候呢?我知道我根本不会编织毛衣,事实上早就忘了他的生日.很抱歉,我一点都不在乎他跟谁见面相亲.我那时候突然又迷恋上了周易研究,并对其派生出来的姓名学尤其感兴趣.我成立了姓名研究学会,很多人都来找我解析姓名与命运的关系.我正在拟写《一千零一人》的长篇小说.给他回信会使我分心的.我这样的决定后,一星期收到了他三封加急快递.就象大海对月亮的追求一样,我越是冷漠,他的感情越是汹涌澎湃.一个月后他找来了,病得瘦弱不堪,问他怎么瘦成这样,他竟赌气不告诉我.我一下子明白自己问错话了.后来我就什么话也不敢多说,沉闷的留他吃过午饭就送他上车站,在车站候车室,他突然拉住我的手哭了,我从来没有见过男儿泪如雨下,我不敢抽出自己的手,不敢说话,我吓坏了,我只想离开,赶快逃离.他哭泣的眼睛充满血丝,望着我说:心好凉,他的心很苦很苦,问我,你知道吗?我无言的望着他,他说他不想走.再次望着他的眼睛,我只想离开他.他也许看懂了不耐烦.眼泪又一次落下,说,很失望,他已经等了我这么多年,可我依然没有长大......我说:“你回去吧,明天还要工作”他听后推我说,你走吧,我知道他生气,我应该留下来安慰他,可是......我终于抽出手忍心离去了,我象逃命一样,拼命想躲开身后痴情双眼的追随......(作者:马吴星伊)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