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我们家的老杏树

狼牙诗词 2020-09-17 08:07 阅读:178

  散文:我们家的老杏树 散文:我们家的老杏树

  ??我喜欢吃杏,可每每在市场买杏时都不能如愿,不是小就是味口不好,再不就是颜色不好看真还有点今不如夕的感叹.究其原因,那是在我心里存放着一个根深蒂固的标准,就是我们家的那棵老杏树结的杏果.不论是味口、个头、颜色都是无可挑剔的.那是麦黄杏,每年麦子黄了的时候,杏果也就成熟了,十分准时.??那棵老杏树是长在水塘边上的,我还真不知道它的真实年龄,我记得,它的主干当时要两个半大的小孩才能合抱,主干虽然粗,但是不高,约两米高就到支干了,还是倾斜的.两个支干直径也都在四五十公分粗,成四十五度的倾斜伸向水塘.倾斜的树是很难爬的,再加上水塘里的水较深,一般没人敢爬这棵树.所以,杏果成熟后也不用看,没人敢上树去摘,主要是爬树太费劲,一不小心就会掉进水塘里.每年采摘杏果时也很费劲,我记得收杏时,先要准备几张渔网,由大人在水里将渔网支好,然后再爬到树上去,用长竹竿将杏果敲下,并且是按张网的方向敲,否则,杏果就掉到水里去了.??别看老杏树的树龄较老,可它的枝叶十分茂盛,可能是靠近水的缘故.树冠也很大,就像一把被张开的特大的伞,倾斜地罩在水面上.每当杏果成熟的时候,远远地就可以看到那一串串金黄色的果实从绿叶的空隙中暴露出来.果实很大,就像小桃子,黄黄的,迎着太阳一面还呈红色,真的很诱人.那杏果十分甜,只要一黄,就没了酸味,吃在嘴里甜甜的并透着一种特殊的清香.别看就一棵树,可它的产量很高,每年能收二三百斤.那时杏不值钱,庄邻吃吃,再给临近的亲戚送点,剩下的也都是自家吃了.那时可没有现在的经济概念,没人去卖它.??因为杏太好吃了,尽管长的地方太危险,可还是有嘴馋胆大的小孩子想上去摘点,因此也不免会发生危险的事情.晚上是绝对没人敢上的,但是白天,如果家里没人,胆大的小孩还是有少数敢上去的.记得有一次,我给在麦田里收麦子的大人送水回来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树上似乎有人.我于是加快速度,很快接近水塘.看到两个小孩在树上.我没敢喊叫,怕惊吓他们.当我接近杏树的时候,树上的小孩看到了我.俗话说,做贼的心虚,两个小孩看我来了,就急忙想下来.由于树是斜着长的,而且又粗,他们刚下几步,就听扑通、扑通两声,他们两个几乎同时掉进水塘里.??水塘里的水有一人多深,一掉下去,他们就在水里一露头、一露头的挣扎着.那时我也不大,也不怎么会游泳,自己还能对付,要救人我就没有把握了.但当时正值黄金铺地之时,庄上根本没有大人,要有也是行动不便的老人.如果到田里去喊,等大人跑回来恐怕他们也就没命了.我眼看着他们在水里挣扎着,如果我不救他们,他们可能就会被淹死.我当时不知哪来的胆,衣服一脱就跳进水塘里.我游到他们中间,先伸手拉住一个,然后又将另一个拉住.由于力气不大,游不快,快到水边时,我也有点累了.看看离岸不远,我就将他们两个搂在一起抱着,自己沉在水底向岸边走去.到岸边后,我记得自己也喝了不少口水,上岸后直咳嗽.??他们两上岸后,愣愣的坐在那儿,好久站不起来.这事现在想起来,还真的有点后怕,要是在水里被他们两个缠住,别说救不了他们,可能连我也会被淹死的.他们两个回家后也没敢将此事告诉家里的大人,我也没有讲,后来渐渐地就淡忘了.直到我工作后,有一次回家,在一起吃饭时,其中一位说:“哥,不是你救了我,我早就没命了,我敬你一杯.”??老杏树现在没有了,是在我出来上学时被伐下了.因为庄里的小孩子越来越多了,杏子成熟季节不免让人提心吊胆,再者,它也确实老了.『作者:深谷飘雪』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