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轻轻地我来了

狼牙诗词 2020-09-16 11:12 阅读:162

  散文:轻轻地我来了 散文:轻轻地我来了

   走入“且听风吟”极其偶然,还清楚记得那个炎炎夏日,7月24日正值我值班,打开电脑在网上逡巡了半天还是感觉百无聊赖.随手点开了首页中的文学网站.“且听风吟”四个字吸引了我的目光,怀着一丝淡淡的新奇走了进去.还记得当时看的第一篇文字是“嫁给健康”写的关于她生病内容的一篇文章.文章很长,极少看完别人整篇文章的我一口气看完了,而且还特别留意了“编者按”位置她向编辑申请推荐此文的理由,感情很真切.那一刻心莫名地动了一下,为作者的不幸,更为文字以外的东西.从此,我把目光定格在了“且听”.初来“且听”,就像羞涩的少女刚入婆家,有些生分,有些拘谨.只是这种心态持续了不长时间.感觉的变化缘于结识了两位文友.第一位走入我视线的“且听”文友便是“大漠独行”.初见这名字是在拙作《岁月的记忆》后的首篇评论,这名字让我想到了武打小说中的大侠.和他交流的深入是缘于一件网上的剽窃事件.在飞天文学网无意发现了他的一篇作品被人剽窃,出于义愤和不平,以发评论的方式告知了他,他很快做出反应,妥善处理了这件事情.也因这件事感觉和他的距离拉近了许多.以后每有文字发表,总能见到他的评论,评语也总是极中肯,而且一语中的.文字中对他也有了一星半点的了解,只是这印象极纯粹,确切地说应该只是文字上的了解.文字中透视出的他应该是个理性、睿智的中年人,有着丰富的阅历,可以推测生活中的他一定是个极严谨的人.与他相识,也是来“且听”极大的收获.来“且听”的另一大幸事,便是邂逅了“浪漫心旅”.初识心旅也是缘于文章后的评论,她的评论总是如行云流水,且清丽华美.她的评论每每见到,我都是细品,惊叹于她文字功底的背后更多的是汗颜,她的精美评论于我的文章而言实实过高了.怀着对她文字的敬慕,国庆值班那日,我搜到了她的文章细细品读.一个满腹才情,细腻、感性的美丽女子跃然眼前.也许是职业的相同,她文中的诸多心思和我是一致的,只是她的优美的文笔.优雅的品位及活跃的思想是我所不及的.与这样一位才女相识在“且听”,也算是我俩的缘分.“英雄不问出处”,虽然从来也没有文字外的交流,可那极纯粹的文字交流本身就已经承载了许多.来“且听”已经快三个月了,蒙编辑抬爱,一路绿灯,而今早已有了自己的文集.由于所写文字内容的缘故,都把稿子投给了“似水年华”,所以对编辑“彧儿”的名字便感到特别亲切.从来就是个做事毛手毛脚的人,每次发完文字后才会发现错误,再急急给彧儿留言或发短消息.耐心的彧儿也总能及时地回复信息或帮我解决问题,对此真的是心存感激.知道编辑工作很忙也很累,因为在“红袖添香”曾经看过一组专门写编辑如何审稿的文章,所以对于个中的辛苦很是了解,更何况在“似水年华”只有彧儿一个,工作的强度可想而知.其实说实话,期待审稿的那段时间也怨过彧儿,投稿后等待审核的那段时间是最难熬的.那份期盼、那份焦灼是外人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的,恨不能投稿后立马就有结果.前几天逢国庆,可能投稿激增又逢放假,一篇文字投了五天未见审核结果.情急之下,又投了一次,昨天才发现文集中出现了重复投的两篇文章,突然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彧儿并没有忘记审,可能是这几天积压的稿件太多,一时处理不过来才搁置了.这件小事我知道到了做编辑的辛苦和严谨.有如此敬业、有责任心的彧儿和她的同仁们,“且听”何愁没有更美好的未来呢?徜徉在“且听”,心里盛得满满的,那是充实,是期盼,是甜蜜.越来越感觉离不开“且听”.自知是个很执着的人,一旦认定的想法不会轻易改变.走入“且听”纯属偶然,爱上且听则是日久生情.真心盼着“且听”成为越来越多文友的心灵家园,也盼着在“且听”结识更多的朋友.

  『作者:红尘有梦』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