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死亡唇边的微笑

狼牙诗词 2020-09-14 10:52 阅读:173

  散文:死亡唇边的微笑 散文:死亡唇边的微笑 她一生中见过的绝大多数花都在病房里,花的开,花的败,人的生,人的死.因为她是医生.最记得有一次,一场与死神的搏杀告败局过后,她无意间看到,病人床头柜上的花竟还在大朵大朵地绽放,仿佛浑然不知死亡的存在,黑色的花芯像一只只冰冷嘲弄的眼睛.她从此不喜欢花.然而他第一次见到她,便送给她一盆花,她竟没有拒绝.也许是为了他的稚气、孩子一般的笑容,更可能是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除非奇迹的奇迹,他是没有机会活着离开医院的.那次,是他不顾叫他多休息的医嘱,与儿科的小病人们打篮球,满身大汗.她责备他,他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地笑,然后傍晚,她的桌上多了一盆花,三瓣,紫、黄、红,斑斓交错,像蝴蝶展翅,又像一张顽皮的鬼脸,附一张小条子:“医生,你知道你发脾气的样子像什么吗?”她忍俊不禁.第二天就换了一种,是小小圆圆的一朵朵红花,每一朵都是仰面的一个笑:“医生,你知道你笑的样子像什么吗?”他告诉她,昨天那种花,叫三色堇,今天的,是太阳花.阳光把竹叶照得透绿的日子他带她到附近的小花店走走,她这才惊奇地知道,世上居然有这么多种花,玫瑰深红,康乃馨粉黄,马蹄莲幼弱婉转,郁金香艳异咄咄,栀子香得动人魂,而七里香便是摄人心魄了.她也惊奇于他谈起花时燃烧的眼睛,仿佛忘了病,也忘了死.他问:“你爱花吗?”她答:“花是无情的,不懂得人的爱.”他只是微笑,说:“花的情,要懂得的人,才会明白.”一个烈日的正午,她远远看见他在住院部的后园里站呆了,走近喊他一声,他急切回身,食指掩唇:“嘘--”那是一株矮矮的灌木,缀满红色灯笼的小花,此时每一朵花囊都在爆裂,无数花籽像小小的空袭炸弹向四周飞溅,仿佛一场密集的流星雨.他们默默地站着,同时看见生命最辉煌的历程.他俯身拾了几颗花籽装在口袋里.第二天,送给她一个花盆,盆里盛着满黑土:“这花,叫死不了,很容易种,过几个月就会开花--那时,我已经不在了.”她突然很想做一件事,她想证明命运并非不可逆转的洪流.四天后,深夜,铃声大震,她一跃而起,冲向他的身边.他始终保持奇异的清醒,对周围的每一个人,父母、手足、亲友、所有参与抢救的医生护士,说:“谢谢.谢谢.谢谢.”唇边的笑容,像刚刚展翅便遭遇风雪的花朵,渐渐冻凝成化石.她知道,已经没有希望了.她并没有哭,只是每天给那一盆花光秃秃的土浇水.然后她参加医疗小分队下乡,打电话回来,同事说:“看什么都没有,以为是废物,丢窗外了.”她怔了一怔,也没说什么.回来已是几个月后,她打开自己桌前久闭的窗,震住了--花盆里有两瓣瘦瘦的嫩苗.仿佛是营养不良,一口气就吹得走,却青翠欲滴.而最高处,是那么羞涩的含苞,透出一点红的消息,像一盏初初燃起的灯.她忽然深深懂得花的情意.易朽的是生命,似那转瞬即谢的花朵;然而永存的,是对未来的渴望,是那生生世世传递下来的,不朽的,生的激情.每一朵勇敢开放的花,都是一个死亡唇边的微笑.就好像,他所教给她的,那么多,花的名字.

  ≤作者:叶倾城≥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