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生命的资本

狼牙诗词 2020-09-14 10:51 阅读:50

  散文:生命的资本 散文:生命的资本

  晚饭以后,被爱人绑架出去散步,因为这样的时间少,所以我的休闲活动成了同事们闲聊的话题.一位同事警告说:“一篇关于健康的文章谈到,中年人是需要大修的机器,如果不注意休息,就很容易报废,所以得注意调节自己的身体.”我想,这样的观点我也是听说了的,不过生命的资本本来就是要消耗的,有些人是可以逐渐消耗还能适时维修的,有些人就不得不迅速地消耗它了.在许多奉献性的行业里,由于特殊的国情,先进者总是要尽力地消耗自己,而聪明的稳健主义者就知道名利的局限,所以情愿追求平庸,以赢得对自我生命的尊重.许多人谈到教师这个行业,认为现行的教育体制对教师的生命摧残得厉害,所以教师的平均寿命竟然只有58岁,也就是说,如果教师相互间寿命比较平衡的话,会有一半以上的教师在退休之前离开这个世界.我不知道那个数字是不是有根据,但是以我看见的情况而言,我知道教师这行业对生命的资本消耗确实较多.这倒不是因为教师们不懂得尊重自己的生命,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正懂得生命的尊严,所以花了心思去修复那些亟待得到维护的生命去了.以一个生命的加速消耗去换取众多生命的尊严,这实在是迫不得已的事,因为如果只是盲目追求性命的久长,而忽视了生命价值的创造,那样的生命也是没有尊严的.不过,我却不太像那样的伟大的生命,我的生命资本主要消耗在自己追求的事业中.从自我的评价中,我明白自己也是属于那种不苟求名利但也不粪土名利的人,儒家思想和道家思想都影响着我这个并不高贵的生命,所以我虽然在精神上也追求生命的高境界,而在现实中我还得将自己的生命做不吝惜的消耗,甚至从不考虑生命的尊严.我知道我这样对待自己的生命,对生命来说是很不公平的.我这倒霉的生命附于我这低贱的躯壳,本来是对我极大的恩赐,我应该尽一生之力去爱护它,可是我却为了现实的追寻,对它做任意的处置,这样的虐待怎么能说是公平的呢?但是,我是受了社会价值和传统人生影响的俗人,所以我只能如此残酷地折磨我的躯壳和生命,我甚至想,生命的资本原本就不是我投入的,所以消耗它并将它交回大自然乃是天经地义.老庄哲学中有一个对生命最客观的看法,说是生命和躯壳其实并不等同.彭祖活了八百岁,只是生命在它的肉体里存放了八百年,八百年后彭祖的生命照样回到了自然之中,生命永远没有消失的时候,只有人的躯壳在现实中存在的时间有限.生命在失去了一个可以存放的躯壳以后,它又可以找到一个新的存在体,它必将焕发出新的生命的光芒.就像庄子《逍遥游》中所说的蟪蛄一虫,虽然躯壳存在的时间也就是一天,连什么是月都不知道,但它的生命回归大自然之后,又会在别的生命体中表现出来.生命也许就像一笔金钱,虽然离开了你的口袋,它却还在别人的口袋里,变化的只是装金钱的口袋,金钱并没有消失.没有人可以长久地占有生命,因为它不可能永远存在在你的躯壳之中,何况你的躯壳是会消失的呢?长命百岁的确是令人向往的,但并不意味着消耗生命就是可悲的.就如那个长命的彭祖吧,虽然八百年时间他都占有着生命,拥有这资本的权利也是古今无比的,可惜除了寿命长而外,我们并不知道他到底还有什么值得我们记挂.他在社会奉献上简直就是丢了他八代以前祖先黄帝的脸面,也失了他祖父颛顼帝王的期望.除了他因为害怕接受商代帝王的任命,而将商王赐予他的金钱分给百姓一事外,他也就并没有什么可以知道后人书写的东西了.如此无德无才的人,虽然能把握生命资本,却并没有将生命的光芒闪耀出来,这生命也算被他糟蹋了.我倒并不是不想爱惜自己的生命,关键是这世界里自己有不得已的原因要迫使自己去消耗自己的生命本钱.我如有充裕的时间,我也想大修大修自己的躯壳,以便它能尽量长久地占有生命,可惜命运不济,人生艰辛,必要消耗大量的生命本钱才能维持自我的生计.卑微如我这般的躯壳,也许对生命资本的消耗才是对生命的尊重.随你信不信!〖作者:风雪刀客〗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