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那年,那月,那月饼……

狼牙诗词 2020-09-14 10:51 阅读:55

  散文:那年,那月,那月饼…… 散文:那年,那月,那月饼……

   秋风起来的时候,正是满地的庄稼快要成熟的时候.在我儿时的农村,这个季节可是我们孩子好时节.对于整日饿得肚子咕咕做响的我们来讲,嫩嫩的玉米、甜甜的红薯、香香的大豆充满了诱惑.每逢星期天,我便和我的小伙伴们扛着箩头去地里割草.说是割草,其实是去庄稼地里找吃的.在那样一个饥饿的时代里,不要说是孩子,就是大人也会忍不住偷偷往庄稼地里跑.在庄稼地里,只要不碰到生产队的队长,烧烤一些玉米、红薯、大豆之类的作物是不会受到责怪的,有时大人们也会蹲下来扒拉我们烧烤好的食物吃.吃过玉米、红薯再到小河沟里喝点水,原本瘪瘪的肚子就会鼓起来.可是不管野地里的烧烤怎么香甜,我还是想吃供销社里的糖果、点心.母亲虽然知道我念念不忘这些糖果、点心,可她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别说糖果、点心,就是平时的饭菜也够她发愁的.为了糖果、点心的缘故,即使上下学多绕些路,我也要跑到供销社里去.在充满香甜气味的供销社中,我一边咽着口水,一边望着那五颜六色的糖果、点心.记得那一年[增]??历八月十四的下午,由于中秋节的缘故,供销社新进了几斤月饼,用纸包着,油油的,就放在柜台上.“多少钱一个月饼?”那时许多成盒成包的东西都拆开了买,因为谁家也没有能力买成盒成包的东西吃.“两毛钱一个,快回家给你娘要钱去吧!售货员一边调侃般地说一边拿出个月饼晃了晃,然后顺手放在柜台上.”我没有动,只是眼巴巴地看着那只月饼:金黄的颜色、香甜的味道.我感到了口水的蠕动.这时,有人进来买火柴,售货员到柜台的那一边去了.不知是故意诱惑我还是忘记了,那只月饼并没有给收回去.金黄的颜色、香甜的味道.我拼命地咽了咽口水,忍不住用手摸了一下.看到售货员没有像往常那样喝斥我,我再一次大着胆子将手伸了过去,不过这一次却没有立即将手缩回来,而是牢牢地将月饼抓在手中.梦幻一般,我的脚不由自主地走出了门外,刚出门,我便飞快地跑了起来.“志轩,站住!”身后仿佛有声音在喊.什么也顾不得了,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跑掉.我迅速地跑过大街,跑到野外.当我跑到一片庄稼地里时,我再也跑不动了,我感到虚脱般的疲惫.心跳得厉害、嗓子火辣辣的痛.我坐下来,开始品尝被我攥出汗的月饼,也许是太过紧张的缘故吧,月饼的滋味却远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好,甚至还不如一穗儿刚烤好的玉米.即便这样,我仍然很快地把它吃完了.我这才感觉到危险,可后悔已经晚了.我漫无目的地在庄稼地里游荡,幽灵一般.我不敢见任何人,哪怕听到他们的声音.天渐渐地暗下来,是回家的时候了.我真想象往常一样高高兴兴的从地里回家,可是我不敢.恐怕母亲已经知道我偷月饼的事了.想到母亲那因贫困而失神的双眼,我更是怕得要命.不知什么时候,月亮升上来了,银子般的月光洒落满地,秋虫一声接一声地叫.我完全没有心情欣赏这无边的夜景,莫大的恐惧一浪又一浪地袭上我的心头.忽然,耳畔传来一个熟悉的呼喊声,声音焦急而嘶哑,是母亲!一股强烈的情绪涌上心头,我跳起来,大哭着跑了出去.母亲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让我不要哭.那天晚上,也许在野地里跑得疲惫的缘故,我睡得特别死,一直睡到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我刚醒来,还没有睁开眼,就闻到一种特殊的香味,那是只有在过年时才偶尔会有的香味.我急忙爬起来,跑到院子里,院子里满是鸡毛,香味是从厨房里飘出来的.很显然,母亲杀了家中唯一的那只鸡,那只被母亲称之为盐罐子的鸡.这只鸡让我吃了整整两天.母亲和父亲没有吃,他们总说,吃鸡肉不如喝鸡汤,鸡汤炖白菜比鸡肉好吃多了.当鸡肉被我吃完后,他们又说鸡汤炖白菜也吃厌了.又是一年中秋近.当女儿吵闹着说月饼不好吃时,坐在院子里的月光下,我不禁再次想起我的童年,想起那件让我永远不能释怀的往事.

  本散文作者:走在夜里…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