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我悔,我悔……

狼牙诗词 2020-09-07 10:24 阅读:56

  散文:我悔,我悔…… 散文:我悔,我悔……

   “妈妈,那不是姥姥吗?”当我从晕车的昏天昏地的感觉中被儿子叫醒时,车已到了村口.透过车窗,看到妈妈正用手摭挡着风沙,佝偻着身子,斜坐在村口废旧房屋的石阶上,正翘首注视着路口,一股热乎乎的东西模糊了我的视线,真恨这慢慢悠悠的大破车,也恨自己不该提前打电话告诉家里,害得妈妈不知在寒风中多等了我几个小时.当我和儿子提着大包、小包下车后,妈妈看见我们居然站了几次,都未站起来,她那本已受风湿困扰的双腿已冻麻了,我禁不住泪如雨下.“妈妈,你真是,大冷天的,谁让你出来等嘛.“唉,我在家一直盯着那钟,越看越着急,就出来看看你们娘俩,怎么耽搁这么长时间,路上没出啥事吧?”“没事.”儿子牵着姥姥的手,一路上问长问短,我走在后面,看着妈妈的背影:个子比我还高的妈妈竞矮了许多,头发几乎没有黑的了,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妈妈老了,真的老了.我清楚地记得当我接到入学通知书的时候,妈妈对我说过的一番话:“雪儿呀,你考上学比你哥哥那时,更让妈高兴,女儿是妈的贴心小棉袄,妈老了有指望了.”那个时候,我就立下宏愿:等将来毕业挣了钱,一定好好地孝敬妈妈,可如今,我又做了什么呢?倒是妈妈一直在照顾我,她极尽所能地为我送来了锅碗瓢盆,使我在安家之初,就未曾体验过柴米油盐的贵贱;在寒冷的冬天,她瘸着病腿到足有一里外的大河里为孩子洗过尿布;她怕我上班带孩子辛苦,把孩子接回老家一住就是三四年,这次我生病住院,妈妈接到电话,第二天就风尘仆仆地赶到我家,这一住就是三四个月,这对从不离家的妈妈来说,可是破天荒的,我的孩子长大了,上学了,我的病也好了,可妈妈的腰弯了,背驼了,头发花白了,但我的宏愿还没有实现,孝心还没有付诸行动,妈妈变老了.我相信大多数人都如我一样,曾在心中向父母许下“孝”的宏愿,相信来日方长,相信自己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的一天,可以向父母从容尽孝.可惜,可惜呀,我恰恰犯了一个错误,忘了时间的残酷,忘了人生的短暂,忘了生命本身有不堪一击的脆弱.爸爸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到我家是1993年中秋节后,那天,一个老师告诉我,楼下有人找,当我三步并作二步跑到楼下时,我简直不敢相信,竟然是一直对我远离父母,远嫁他乡而生气,不肯原谅我的爸爸,一向严肃有加的爸爸竟然是面带笑容站在那里,我简直受宠若惊.“爸爸,你怎么来了?”“出差,路过这里,转车还有点时间,过来看看你和孩子.这不,为了赶时间,我在车站还租了辆自行车.”小小的学校,等爸爸找到我的时候,离开车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只给爸爸冲了一杯奶,拿了几个过节剩下的月饼,爸爸就上车了,愚笨的我,当时就没有想到给爸爸退了车票,留爸爸多住上一宿,吃上一口女儿亲手做的饭菜.父女一别,竟是永别.二个月后的黄昏,哥哥的司机突然来到了我家,接我回家,说爸爸上山拾草出了点事.当我浑浑噩噩赶到家时,路口、胡同、门边全是我的左邻右舍,叔叔大爷们,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笼罩了我,可我怎么也不能相信,正值中年,一向健壮的爸爸就这样永远离开了我们,在他推着满满的一车草又饥又渴停下来歇息的时候,他所疼爱的四个儿女无一个在他身边替他擦一把汗水,递上一口水,送上一口饭,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我们.父亲走了,带着对我们深深的挂念;父亲走了,遗留给我们永远无法偿还的心情,让我永远无以言孝.我悔,我悔呀……“有一些事情,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无法懂得;当我们懂得的时候已不再年轻,世上有些东西可以弥补,有些东西却永远无法弥补,留给你终生的悔恨和遗憾”.

  『作者:清水俏佳…』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