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行如风

狼牙诗词 2020-09-01 08:30 阅读:73

  散文:行如风 散文:行如风

   又到了上课时间,学生是一群漂亮MM.在她们如花般的笑容前,我恍如行将凋零的玫瑰,只是我还是要绽出最后的美丽,为她们,也为自己.这节课练习行走,我笑着问她们,走路的基本姿态是怎么样的呢?她们一致地答道“行如风.”对,行走就该如风一般轻捷,拂过柳枝,春天就来了;拂过心头,快乐就来了;拂过阴暗,光明就来了.行走就该如风一般地从容,不为前路是否坎坷泥泞而踯躅,即使高山阻隔.行走就该如风一般的淡定,往前行,不是因为前方的鲜花和掌声,名利与金钱.只是因为前方的旷野更加辽远,天鹰的歌唱更加嘹亮.人的一生其实都在行走.童年时,我的行走是在山间,和铁路两旁.那时,胡乱扎着小羊角辫的我,不喜欢课堂上的拘束,外面新鲜而自由的空气像巫一样吸引着我.于是,我就逃.没人会用竹板敲我,妈妈忙于生活,外婆只愿宠我,父亲在很遥远的地方.那些个逃课的日子,是我此生最愉快的日子,因为蝴蝶就在我鼻子底下跳舞,蜜蜂在我眼前歌唱,花蜜也被我吮吸贻尽.所有见到的昆虫都被我蹂躏一番,然后尸骨无存.白色的茶花朵儿视我为“天敌”.去上学必得经过铁道线,长大后才知道那就是地理书上说的京广线,全国的主要干道.背着书包,数着破旧的枕木,我度过了七岁那一年.在枕木上的跳跃是一种舞蹈,自由与童年就是这舞蹈的主题.铁轨是闪亮的,有警察般的威严.幼小的我不敢在铁轨上行走.三十年前的车速没现在这么快,远远地听到汽笛声,再悠悠地走下枕木,跃过铁轨.铁路两旁栽着很多芙蓉花木,每到秋天阳光灿烂的日子,芙蓉花盛开,我的心情也跟着灿烂地盛开.粉红的团团的芙蓉花把铁轨都映红了.我的脸也映红了.一路行走在芙蓉花间,脚步也有了芙蓉花的清香.儿时的行走是无忧无虑的行走.少年时依然在行走.沿着京广线,我到了湘北.所有无拘无束的日子正式宣告结束.慢慢地长大了的我,开始有了少年的心事.初中时,风闻考中专要以户口所在地为主,我那时户口还落在原籍,于是只能回了郴州.到舅舅所在的五里牌中学就读.住校.每到周末回妈妈家.有车,但我没钱坐.于是一个半小时的路程,我就坚持着走了半年.路还是简易的石子铺成的路,天晴时灰尘作伴,下雨时泥泞作伴.但我从来没有因为这些而中断行走,因为妈妈的笑让我想念.路上有古人修建的避雨亭,八角飞椽,模糊的对称的图案花纹,依然残存的红漆都似乎在宣告着当初的繁华与美丽.累了,在亭下坐坐,听听乡亲们的家长里短.渴了,就近到周围的人家喝口水,没有人会拒绝你,主人会热情地递给你一个瓜瓢,让你去水缸里喝多少舀多少.水是井水,甘甜了我的一生.那时的生活虽然都很艰难,但乡亲们的笑脸却是真诚的.中专没有考上,户口迁到了常德.在县三中读高中.我也到了花季年龄.那时公车很少.有时半小时,甚至一小时等不到一辆车.但家中的菜香早飘到了心里,于是迈开步,走.于是高中三年,两旁农田四时景象尽在眼中.尤其是春天,油菜花开时,遍野的金黄,总让我产生错觉,以为我就是这片花海的主人,以为我是生活在花海的天堂里.秋天的桂香,从农家的小院里飘出来,惹得我总想去摘一把,然后放进书包里,一路香过.不过,虎视眈眈的看家狗,让我望而止步.初春的迎春花,夏末翻过篱墙的丝瓜花,红色的傲然挺立的美人蕉,都是眼中的风景.此时的行走少了泥泞,少了灰尘,但却多了人世间的喧嚣,数不尽的汽车的轰鸣总污染我的耳,洁净的裤子上,多的是汽车溅起的泥点.抱怨两句,依然匆匆地往前赶,前方有家.少年时的行走,有了诗意,有了关于岁月的抒情.『作者:落花风』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