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

狼牙诗词 2020-08-31 08:27 阅读:186

  人到中年 人到中年

   原本是要写一些欢快文字,可就是在刚才遛弯的路上听到一个噩耗:一个还不满三十九周岁的校友,于凌晨暴病身亡。虽然和这位仁兄只有过几次踢球的经历,但那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按理说他的故去,并不应该破坏了我的情绪。可手中沉甸甸的笔,却怎么也写不出个愉悦来。在一起谈论此事的同学较为熟悉这个校友,从他们那里了解到,这位兄长的父亲刚刚去世不过两年的时间,他十岁左右的孩子也患重症一年有余。在来自老少两代人的重压之下,人到中年的他,终因心肌梗塞长眠于另一个世界。在一起聊天的几个同学,也都是过了三十八岁的人了。把自己划到中年的行列也不属于高攀之举。也都处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双重压力下。甚至已经有人在开始苦苦地承受着这压力所带来的困苦。所以越聊越对工作、收入、福利、保障等诸多问题所带来的压力、困惑感到不满;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越是苦拼苦熬越觉得生命的短暂。话到最后,五尺高的汉子也不免有些泪眼婆娑。“得了,别说了,把什么都想开点吧!都是身外之物!活着就活好每一天,想办法给自己找乐,别再天天给自己添堵!”中年是人生中最为困苦、劳累的时光,上有老的要赡养、下有小的要教养。自己还要在江湖的是是非非中左躲右闪、上下逢源,费心费力,任重而道远。此时此刻,理应更加关爱自己的生命。此时的生命不再是自己的私有财产,她属于养育你成人的父母;属于陪伴你一生的妻、夫、孩儿。病魔夺生,实属天意难违。也应另当别论。人为之错则属大祭。人到中年,不能忘记肩负的责任。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放纵,留给亲人旷世的伤痕。在一个为交通事故丧生的同事举行的追悼会上,亲眼目睹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惨剧,至今那位母亲的哀嚎时常还在我耳边回荡。逝者的一念之差,铸成了父母晚年的万念俱灰、万物凋零。等到送走了老的,养大了小的,不容你有擦把汗的功夫,就会发现自己正在大步流星的朝着自己那一尺见方的归宿奔去。如此苦短的生命,哪还能肆意去浪费眼前这父母安泰、妻儿安康的大好时光,去纠缠那生不带来、逝不带走的“烦风俗事”呢?“人生得意需尽欢”老祖宗的“醉话”,不无道理。说到“得意”,不得不提起曾经和一个朋友得争论。从步入社会得那天起,此兄就在戴着面具热衷于“逐权夺利”的游戏,多年下来,卑躬屈膝、趋炎附势地左右逢源。在屡被愚弄之后,总算是得到了些慰藉。于是便春风得意到在发小的朋友面前也不肯摘下面具。开始搂抱着他的幸福,叫嚷着“莫使金樽空对月”去了。我们之间的争论的焦点,就是“张大民”这个家喻户晓的影视人物。老实讲,我极为赞赏甚至崇拜张大民“苦中求乐”的生活态度。一个平民百姓,在社会变迁的浪潮中,既没有权力决定什么,也没有能力去改变什么。但他却有一个平和、安稳的心态,去应对家庭、社会给予他的种种磨难。没有怨天尤人、没有玩世不恭。抹掉脸上的汗水、咽下被打掉的门牙,依旧是满眼阳光地面对生活,依旧是男人一样地挺直了腰板去做事、做人。视家人的安康,为自己的“得意”之乐。难能可贵!这是一个人难能可贵的财富。与之相比,同样是在北京大杂院里长大的我,汗颜之处甚多。至少是人到中年的我,至今没有拥有这样的财富。也就是这个态度,招来了仁兄“哀我不幸、怒我不争”的厥词闪烁。当时的争论,后来演变成了毫无意义的争吵。事后想起来,也不免觉得好笑,人到中年了,还是那么大的火气,普天之下、芸芸众生,各有各的活法,只要自己得意,能“没事偷着乐”就行啦,非得争个脸红脖子粗的,何必呢!回家的路上,遇到了这位仁兄,忍不住还是把不好消息告诉他了。面对他“知道了,与我何干”的冷漠,终于锁紧了自己的嘴唇。毕竟是人到中年了,我终于也尝试着戴上一次面具,诡秘地付之一笑:“没什么,本来你们也不认识,回去吧,”看着他远离的身影,想着他也已中年的年龄,终于忍不住叨唠了一句:“与你无关,没事偷着乐去吧!”

  本文作者:随风赏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