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龙者说

狼牙诗词 2020-08-31 08:26 阅读:117

  捕龙者说 捕龙者说

  习习南风从几百公里的海上吹来,是那么熟悉,竟透着一点点炽热。春天如此之短暂,短暂得你基本不知道她在哪一个清晨到来,又在哪一个午后离去。在雨水、阳光的催促下,想那地里的香蕉正应旺盛的长着。于是,我便想起夏天里曾经捕捉的一种动物,它便是香蕉地下的蚯蚓。蚯蚓,在中医上俗称地龙,具体有何功效,我是不太清楚的,只知道地龙的干货是可以卖钱的,并且价格有一定的吸引力。于是,也不知是那年那月,也就是一个记忆有点模糊的夏天吧,我便在放晚自修后,随母亲等人到香蕉地里捕捉起这种叫地龙的蚯蚓来。捕地龙须备好两样东西:一只带把的小竹箩和一盏煤油灯。出发前,把煤油灯放进小竹萝边上已固定好的一个竹筒里。当然竹筒是用刀开了个口的,灯的光线便从这口里射出来。一切备妥,趁着迷茫的夜色,我们便向村前几里外那一片望不到边际的香蕉林里走去。走进夜幕下的香蕉林,如同走进一片阴森的迷阵,黑色的原色弥漫在空气中,令胆小的人几于窒息,也包括刚开始从事此活动的我。夏季风虽然是温柔的,那些吹动着香蕉叶所发出的声音,尽管想来还是动听的,但一旦沉入这暗黑的夜,不免有些诡秘和恐怖。其实也并非所有的夜晚都是这般的黑,每到初七八后,月亮便常挂在天上,把白的光便穿过密密的蕉叶,在黑地留下斑驳的白影。几个人在蕉林里走了一阵,一般都各自分开,常常独自一人在黑夜里穿行。有一段时间,我的心里仍然是十分害怕的。那种感觉是这样的:你的身体在这林子里踽踽,而内心的不安定和脑间的离奇想法,早已飘荡起来,在或漆黑或略带月光的漆黑中徜徉。终于,我还是慢慢习惯起这种漆黑来。因为,要使这项工作富有成效,在具体的操作中,人必须得集中精神。捉蚯蚓分如下几步:首先,是看。眼睛要集中盯着前面不远的地儿,透过煤油灯发出的微弱光,看清地上有没有蚯蚓的踪影。其实这并不难,因为地里肥得很,为这种动物提供了丰富的营养,所以蚯蚓都养得胖嘟嘟的,足有无名指大小,身上还有特有的磷片,反射着煤油灯的光,一闪一闪的。天气正是闷热的夏夜,连人都想从屋子里出来透透气,这地底下的小动物又如何抵得住,便纷纷趁着夜色爬出个半身来,有一寸多的样子吧。其次,是捉。手要随时做着捕捉的准备,并且下手要快。蚯蚓其实是极其敏捷的动物,下手稍为迟疑一下,它便会迅速地退回地下。刚开始的时候,情况常常便是这样:眼看前面地上有几条蚯蚓,但上前捕捉时,往往是只抓到一把泥。遇着地较旱较硬的,便连指甲也刮破了。最后,是拉。因为蚯蚓只露头部的一寸多在地面,还有大部分仍在地洞里,所以当捉住蚯蚓的时候,拉就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动作。这个是最为关键的步骤,我觉得最难最讲技巧的便是这里了。通常情况下,蚯蚓是乖乖地就范,但有些顽抗分子死活要往后挣扎一下,做出个“鱼死网破”的姿态来,于是,捉到的往往不是一整条蚯蚓,而是一段断了的蚯蚓。这样,一次捕捉行动便告失败。要提高成功率,下手还是要快,最好是在蚯蚓毫无防备,还没有往地洞里退的时候就迅速将其捉住并拉出来。当一个人长期专致于紧张而简单的活动之中,这个人就会开始晕晕乎乎,有时甚至分不清东南西北。我也是这样,在黑暗的蕉林里,走着走着,就不知处在什么位置了。有一次,我在蕉林里走着走着,努力寻找回去的旧路,但终归还是迷失了方向。迷失方向的状态是这样的:1、你以为正走西边的村口,事实你正走向东边的河流。2、当你自以为聪明走向相反方向,走对了,事实你可能却走向南面的荒坡。3、这时你的思绪有点狂乱,奇怪的想法便新韭般冒出来,譬如,你相信老人们的说法,你遇见鬼了,是鬼让你迷路的,你要撒泡尿,鬼就怕了,就走了,就会走出迷阵。以上三种情形,我都符合,所以,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事实上,我都知道,我迷路了,并且,我撞鬼了。于是,理论联第实际,我也按老人们的说法做了。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