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得即高歌失即休

狼牙诗词 2020-08-29 16:32 阅读:63

  散文:得即高歌失即休 散文:得即高歌失即休 喜怒不形于色,是人们对城府很深之人的印象.我们认可城府很深的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虽然并不一定喜欢,因为在这些领域里城府不深,是站不稳脚跟的.我们又不喜欢城府太深的朋友,总好象心交不透、话说不明白.我们高中同学T,则是一个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的性情中人.所以他虽然从警校毕业后一直就是公务员,但性情使然,他的朋友很多,交际很广,仕途却平平. 从学生时代他就不会装深沉,他学会了新东西,比如说一首歌或一首诗或一套少林拳,他会马上唱给别人、朗诵给别人,演练给别人,而且声情并茂,唱念做打,一丝不苟,只要给他个舞台,他就要淋漓尽致地表现.他不是甘于寂寞的人,即使报考警校,也是因为橄榄绿的警服更为招人注目,更显男儿本色.毕业之初,他忠于职守,勇制流氓,曾上过报纸,被公开宣传过的,这在同学中也是罕见的, 当T情绪好时,他手舞之、足蹈之,眉眼间都带笑,遇见谁都愿意调侃几句;当T情绪低落时,他唉其声、叹其气,没精打采,甚至声泪俱下也是有的. T渴望做个成功人士,并为之拼搏努力,边贸火爆时,政府有一段时间允许在职人员创业,为了做成一笔买卖,他竭尽全力,四处联络.为此也花了不少心思,付了不少“学费”,幸运女神没有光顾,家庭却发生了经济危机. 实现经济腾飞未果,他在事业上追求的进步也十分艰难,虽不舍得离开公安队伍,但也在内部颇换了几个岗位,始终没有适当的位置发挥自己的才能. 逐渐由于生活变化,T的经济条件有了改善,他开朗豪爽的性格有了进一步的施展空间.乔迁之喜,把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和单位同事聚到一起高歌痛饮,甚至请到了俄罗斯的朋友助兴.本来在校(中学、大学)时候,他一直是学的英语,毕业后,回边境的家乡工作,接触俄罗斯人的机会多,蕴藏的商机也多,大概也想起当年他要当导游的初衷,他又自学了俄语,时不时就溜达出来几句,据通俄语的同学说,很是地道,俄语歌也唱得有滋有味.兴奋起来,他唱罢中文唱俄文,颂完唐诗背宋词,偏喜欢长的,煽情的,悲壮的,歌如《我多的想再活五百年》,诗词如李白的《将进酒》、《梦游天姥吟留别》和毛泽东的诗词等. 他的心里不会把喜怒埋藏得太深,即使有不便对人言说的秘密,他也不会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往往主动告诉别人,“有一件事,使我很不高兴,但现在跟谁也不能提.”并呈现出对应的浓重的感情色彩. 没有他的聚会,不会太热闹;有了他的聚会,酒喝得即使不多,气氛也一样能热烈.他的豪爽不在酒上,他只喝啤酒,不喝白酒.在酒桌上,他虽然不太劝酒,却从来不会安静,脚下像安了弹簧,总是最爱说爱唱的一个,尤其是有了女士,若女士十分漂亮,更是他一逞歌喉或施展花言巧语发“的瑟”的机会.他会即席赞美女士的风采,会献歌献诗,会跳起舞,会套近乎地叫一声“老儿妹儿”,会讨要电话号码,散场后会殷勤地开车送女士回家.但也只是逢场过一下嘴瘾,逗一下趣,绝不至于真去纠缠,想一亲芳泽的. T想成为生活中的重要人物,为此也愿意大包大揽许诺别人办一些事,倒不是为了回报,其实是出于侠义心肠.正如他喜欢的格言:“以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类,青春之地球,青春之宇宙.”他的身上洋溢着无限的青春活力. 如果用一种哲学来诠释T的行为、道德,最恰当的、最契合的莫过于个性十分张扬的德国哲学家尼采《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中的思想了: “我的兄弟,如果你有一种道德,而它是你的特有的道德时,你切不可和其他任何人共有着它. 你可以吃吃地说,这是我所珍爱的善,它极使我喜悦,我需要的善正是如此. 我需要它,不是因为它是上帝的法律,或是人类的规条,或是人类的必需;它绝不是导往另一个世界或天堂的指南. 我爱它是地上的道德;它智慧不多,而理智更少. 但是这鸟儿在我旁边建筑了他的巢;所以我温柔地爱它,--现在它在我家里,孵着金卵. 你应当这样期期艾艾地谈说与赞颂你的道德. 从前你有许多热情,而你称它们为恶.但是现在你只有你的道德,它们是从热情里诞生的. 你曾把你最高的目的放在这些热情里;所以它们变成了你的道德与快乐. 你纵属于多怒者的、肉欲者的,溺信者的,或睚眦必报者的族类: 你的一切热情,终于会变成道德;你的一切魔鬼,终于变成天使.”

   本文作者:佚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