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二女共一夫

狼牙诗词 2020-08-29 16:31 阅读:128

  散文:二女共一夫 散文:二女共一夫

   在我们这个小城东南端的仿古一条街里,有个门面很大的雅戈尔专卖店.店的老板就是我说的男主人公,二十多年前,他带着妻子和女儿从松原搬来我们这个城市,就住在我家隔壁的厢房里.那时他还不足三十岁,每天晚饭后,就坐在门外的台阶上拉二胡.当时还是小孩子的我,也听不懂是什么曲目,只觉得那几根弦像拉锯似的拽几下,就能发出天籁般的声音,好奇心驱使我和其他小朋友每天都跑到他的窗下,屏住呼吸聆听他家的动静,企图看看他是否在屋里拉二胡呢.结果有一次,没听见二胡声,却听见屋里噼里啪啦摔盘子砸碗的声响,接着是他妻子的吵骂声.没过多久,邻居们就传开了:新搬来的男人原来是个小偷,因为偷单位的物资被开除了公职,为了逃避邻居们鄙夷的目光,所以才迁到我们这的.知道了他们的底细,家长们开始嘱咐自家的孩子离他远些,可是,他的二胡声还是吸引着我们坐在墙角聆听.他的女儿美琳,刚蹒跚学步,长得像洋娃娃一样可爱,我们总也忍不住凑上前去逗她玩.只是他们夫妻几乎天天都吵架,家里的板凳瘸着腿,大镜子上沾着胶布,门窗的玻璃也打了两块.男人长得矮小瘦弱,头发有自然的弯,给女儿读儿歌时,声音抑扬顿挫,像播音员一样标准.而他的妻子却长得高大强健,听说曾是篮球队员,在她的脸上,我们从没看见过笑容.尽管大人们都像避瘟神般躲着他家人,只有小孩子不知道歧视人,依旧喜欢凑在他家门前,一边逗小娃娃,一边听二胡……大约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家又搬迁了.邻居们再次想起他家,已经是十年后,因他们的女儿在学校注射疫苗时感染了病菌,长时间地发烧,经诊断竟得了白血病,十几万也没能留住那个美丽女孩琳的命,由此引发了一场沸沸扬扬的医患纠纷.他家搬出厢房后,就开始搞个体经营,从出租柜台到开品牌店,日子越来越好.男人已不再是每天拿着二胡排解郁闷,女人也不再暴跳如雷地责骂生活不如意了.常言道:饱暖思淫欲.做品牌代理,每年的利润都十分可观,而男人果然是有了钱就开始学坏,据说他家的服务员没有一个能逃出他这个色魔的手掌心.也是,男女间的事,本就属于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他有钱,有人愿意出卖色相,谁又能如何呢?只要他妻子不追究,再没人管得着了.最荒唐的是,他竟明目张胆地把一个与他同居并怀孕的女孩娶回到家里.越层的房屋,他与新婚妻子住在楼上,老妻子住在楼下.说来奇怪,他的妻子曾经像母老虎一样霸道,现在经过磨砺也变得温顺了,她既没吵也没闹,只是默默地接受了这个现实.莫非是他们的女儿病故后,她看破了红尘,什么都不计较了?现在,小媳妇给他生了个儿子,孩子满地跑着叫:“大妈、二妈”,他们一家人倒也其乐融融.听说他家分工明确:小媳妇每天负责收拾房间、洗衣做饭,原配妻子除了掌管财权外,每天悠闲地出去扭秧歌打麻将,生意还是由男人全权打理.曾有人开玩笑地问过原配妻子:“王八好当气难受,你咋能忍受别人霸占你老公呢?”她洒脱地说:“与其偷偷摸摸,倒不如光明正大让他做.现在我帮他娶回一个随心的女人,有人帮我看管丈夫,还有人帮我料理家务,何乐而不为呢?”女人如此大度,我不知道是对还是错.二女共侍一夫,这在旧社会本不足为奇,可在一夫一妻制的今天,肯定是法律所不允许的,而在现实生活中,此类现象民不举官不究.如今,社会上正在流行复古:建筑在复古,饮食在复古,保健品也在复古,那么,是不是夫妻制度也要复古呢?

  本散文作者:11落花伴…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