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瑶人的美梦——金坑梯田

狼牙诗词 2020-08-28 10:04 阅读:148

  红瑶人的美梦——金坑梯田 红瑶人的美梦——金坑梯田

  8月30日清晨,汽车很少,但都开足了马力奔驰在桂林安静的大街上。十字道口的红绿灯也还没有开始工作,黄色警示灯不停地闪烁着。天空布满铅灰色的云层,被风儿吹着急速地从城市上空跑过去。我背着背包加入到了它们的队伍里。三个小时后,我搭乘的汽车碾着“吱吱”的雨声停在龙胜县和平乡旁边的一条三岔路口。售票员把我丢在这里,说这里是通往龙脊梯田的惟一进口。龙脊梯田是广西境内著名的风景点,许许多多中外摄影家都到过这里搞创作,但等候在路边捕捉游客的红瑶人却劝我到龙脊梯田旁边的金坑梯田,说龙脊梯田仅仅是因为开发得早而出了名,真正好看的还是他们红瑶人的金坑梯田。金坑梯田去年十月通公路后才对游人开放,包括大寨、小寨、大木等几个村,规模是龙脊梯田的三倍,有6。6平方公里,据说场面更为宏大、壮观。等车的时候,有几个人坚持在我耳边游说,一个叫潘润贵的红瑶汉子竟毛遂自荐要带我进山。他说:“我带你走山路进去,可省掉50元进山门票,一路上你还可以看到很好看的风景。”我相信了他,这个红瑶人。那时正是旅游淡季,尽管龙脊梯田享誉世界,但我并没有看见其他游客进山,到梯田的班车也只是按部就班守着点儿拉当地村民跑运输。我在小店子里守着外面的细雨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等来了一辆通往金坑梯田的汽车。我和潘润贵跳上汽车一路盘旋往山里爬,为了逃票也为了看他所说的更好看的风景,在离检票站还很远的地方,我们下了汽车。汽车载着村民继续攀爬在湿滑的山路上,直到它的声音渐渐消失在山林里。一条涓涓细流蜿蜒于公路边的悬崖下,接纳着空中淅淅沥沥的雨水。在桂林感受不到的秋凉,在这里却是那样强烈地扑面而来。这里山高路陡,丛林密布,哪里看得见一块梯田?连一个种田人的影子也看不到。“我给你背背包!”潘润贵转身对我说。“谢谢你!我自己背。这样暖和些。”在离他三米远的地方我拒绝了他。跟在他身后,我手脚并用钻进密林。出了林子再沿陡峭的山路攀爬。汗水湿透了背心,拉风箱似的喘着粗气。这时我已经没有理由再拒绝他了。潘润贵背着我的背包,领我走在寂静的山道上。路边茂密的草丛中不时传来鸟的叫声,一些胆小的还逃离巢穴,在我们身边飞过。正在陶醉,潘润贵感激地回过头来对我说:“你是个不多见的人!”我欣喜地看着他,聆听他的表扬。他解释道:“一般单独来的人都不愿意让我们带着走这样的路!”是呵,难道我比别人要傻?要是他知道我下车后隔着他几米的距离拒绝帮助时,那时候我心中的担忧不是有些打击了他现在的心情吗?不过他这几句话,让我真的放松起来,甚至在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还想到了“有氧运动”这个适意的词儿。这里不仅有许多我叫不出名字的鸟,空气也绝好,一山接一山,到处是郁郁葱葱的林木,如果有稻田,那一定就是梯形状态,沿着陡峭的山脊一层层向上拓展开去,风景一样出现在山林的包围中、呈现在你眼前。这就是买票进山的游客没有机会看见的景致。“真的是太美啦!”“早。好看的还在后头。”潘回过头来,淋湿的头发上冒着热气。雨过天晴时我们已经走到金坑梯田的边缘,对岸山腰处飘着一片白云,层层梯田在那里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了,一道道田坎的线条拾级而上。“喀嚓”,我站在对岸为它拍照。“你多照点,回去给你的朋友看,让他们都知道。”潘润贵很热爱自己的家乡。他说:“我们祖先守着‘金坑’却过了700多年的穷日子。”距今700多年前,这里是一片原始森林,一批红瑶人为躲避战乱从山东逃难至此,靠摘野果、吃树叶、捕捉山中野兽为生,在这儿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前后花了200多年时间,在一座座陡峭的山坡上开垦的梯田养育着一代又一代的红瑶人。700年来,金坑红瑶人始终保持着不与外界通婚的习俗,直至十多年前,山外一个叫陈兵的汉族青年娶了当地红瑶姑娘潘起莉后,才打破了这样的风俗习惯。共2页,当前第1页12※本文作者:千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