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香宁化府

狼牙诗词 2020-08-27 09:13 阅读:51

  醋香宁化府 醋香宁化府

  想不到在繁华喧闹的柳巷,还能有这样一个古色古香幽秘的去处。当我按捺着惊奇走入这窄小的胡同时,我似乎已经依稀看见古时那些个毛巾搭背手推独轮车的商贩进进出出的热闹景象了。走了一截,我驻足回望刚才走过的胡同,一股浓郁的醋香已把我整个人脱光了一样,我的每一个毛孔都在醋中扩张着,浸淹在乌黑的醋之中了。宁化府,一个多么古典的名字。说起宁化府,还得从明朝洪武年间的朱元璋之子朱桐说起。被封为晋王的朱桐,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朱济焕,硬是把宁化府这样一个闻名全国的经典制醋去处,册封为宁化府王。当我推车仔细读着胡同里那一间间低矮的房屋时,那些显得破旧的门楣上全钉着一块小铁片,上写着“宁化府×号”,不知何故,我竟为身居其中的人们暗生着一种妒忌。心想,能在王爷福址上建房生活,那该是怎样一种生动和幸福呀。看着那被现代化高楼大厦侵吞挤压成现在很小一块的宁化府,那些小块的小平房,静静地宛如一处刚从土里刨出来的古物,正显着自己独特的诗意。那该是陶渊明艳羡不已的一种散淡自在又平静的生活。而那漫天如空气般浮荡的醋香,则把达块安谧之地浸泡成几百年前的洪武时代。也许几百年太短了吧。比起长城,比起秦始皇兵马俑,几百年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砖石垒积和兵马俑短暂的长啸,它根本不值得一提。恰恰是这不起眼的宁化府,制造出了益源庆这样一个闻名全国的老字号。何为“老字号”?是年代的久远,是其本身传奇的色彩,还是……让我们看看朱济焕这位宁化府王爷是怎样地喝醋,硬是把自己府内的小型作坊扩展成为一个在清朝嘉庆22年,也就是1818年已能够日产300余斤能力的当时山西最大的制醋基地。那时,朱王爷一定高兴的很,作为山西醋的正宗,这种优越性与权威性,给他冠之以醋王,我看是一点也不为过的了。至于他挖空心思绞尽脑汁起的“溢源庆”,实在是天下之一绝。益作溢,并不过分,而源,则为流之意,庆,则为吉祥,三字合为一个千金也换之不来的字号,竟这样栉风沐雨,使山西醋闻名于华夏。而这所有的功德,都该统统归之于这位宁化府王爷朱济焕。现在,益源庆已经走出了这古老的王府宅第,但它仍然保持着过去的生产模式,前店后厂。几百年,弹指一挥间,消蚀腐化掉多少物体谁也难以说得清,它们都成为历史的尘埃不留半点痕迹,而这益源庆竟在动荡飘摇的历史风雨中从小作坊发展成为今天日产20000余斤的商业办国营企业。是朱家王气冲天的王府福址,还是晋商那诚实无欺的经商才能?当我目望着那用瓷砖、硫璃装饰着的益源庆的店面门脸,门口竟涌集着拿着大壶小壶争相买醋的人们。看着这些人,我心上的那块大石轰然落地,我想这就对了,这不就是益源庆永不衰竭的缘由之一吗。我终于豁然开朗。走出宁化府,走出这一片古老的安静,竟有一些舍不得的情绪缠绕着我。无言回望,依旧是窄小的胡同,不见了独轮车,却增加了现代化的汽笛声。我不知道匆匆而过的人们是否会和我一样作短暂停留,去嗅一嗅那百年的醋香。(作者:山西尧阳)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