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沈从文图传》之想

狼牙诗词 2020-08-27 09:12 阅读:55

  读《沈从文图传》之想 读《沈从文图传》之想

   不知道怎么的,武汉这几天天气沉沉的,不好的感觉。早晨醒来的时候就在床上,不怎么愿意起来,似乎近段时间,没怎么上课,人也喜欢上睡懒觉了。拿起《沈从文图传》,李辉写的,寝室里灯光蛮暗,也不知道时间,当把它看完一遍时,从上铺下来看看时间,居然快十二点了,看得不是很仔细,也许是潜意识里已经把我会把这本书多读几遍的当作原因了,整体感觉起来,像是在写沈从文的评传,李辉虽然刚年过五十,却和沈从文、萧乾、巴金等等那一代人的交情甚好,当然是很熟悉那一代文学家的,甚至李在他读大二时就开始研究巴金的文学作品了,多么的不易!这本书的设计,封面,或者内容,都很朴实,我很喜欢的那种,有点很亲近的感觉。也许是里面很多珍贵的照片的缘故吧,这本图传的定价颇高,二十八元,不足十万字,当然,话说回来,李辉写这本书的时候,我相信他不是为了什么的,只是纪念沈从文先生的,只是弥补一下中国现代文学中这一个空白而已。湘西永远是那么的美丽,在这本图传的扉页便是一幅照片,然后是那句沈从文表侄、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为沈从文先生墓碑刻下的那句话——一个士兵不是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这也是沈先生的一句话,大概只有同为湘西人的黄永玉才能如此体味沈先生,他的作品还有他的命运,他的自信他的沉默,他的“不折不从,亦慈亦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他的所有所有。跟随着李辉,颇有散文的笔调,似乎诗意的引领,仿佛在打开一扇尘封许久的历史的大门,是那种很平民话的,很朴实的那种,渐渐融入那诗情画意的凤凰城,还有沈从文先生那传奇的一生,交叉着那些穿过了历史的荣辱和烟尘的老照片,也许,一开始,当我一握起这本书的时候,我就开始走进沈从文先生的世界,一个人的春夏秋冬。李辉以他多年的采访为线索,为我们断断续续记录下沈从文的一些人生经历,说他“断断续续”,是因为作者不是按照时间顺序,而是按照自己的思路,记录了一些沈从文先生的人生片断。从沈从文幼时写起,用极其俭省的笔墨,勾勒了沈从文的童年时光,想象着童年的沈从文活泼、天真、调皮的身影,追寻着他的足迹。年幼的沈从文因为一场病,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了父亲对他寄予的“当一个将军”的厚望。然而,自此沈从文全身心浸泡在清清的溪水中,在城外的阳光下、大自然中,自由地开始他对艺术、对世界的体验。这一章是以沈家的将军梦的破碎开始的叙述,这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沈家真正荣耀了,因为中国在任何一个时期都不会缺沈从文这样的一位将军,但是在中国,如果没有了沈从文在现代文坛上的绚丽的一笔,肯定会大大逊色的。在这里,作者提到了沈从文先生一听到“傩堂戏”就热泪流淌的感人场面,然后有了沈从文先生的故乡行,怎么说呢,这种戏剧是一种独特的地方文化的歌咏,故乡的气息那么的浓厚,也难怪沈从文每次听到都是一阵唏嘘,这远比那悲呛的戏曲来得真实。接下来的一章也是从傩堂戏入题的,作者就是那么独到,研读沈从文的作品,来体现沈从文的才华,不仅仅在他的文字上,还在于他与画、与音乐的关系上,“自然使一切生存于美丽里”:沈从文像一个画家,用带有色彩的词语来描绘一幅夏日图景;也像一位巧于谱写音符的音乐家,在生气勃勃的田园里,揉进了自然动听的音响。李辉在研读了沈从文的作品和家信后,认为沈从文是一个充满自信的天才,并且一直带有湘西人的侠气。1934年,在回故乡湘西的路上,沈从文在给张兆和的信里说:“我想印个选集了。因为我看了一下自己的文章,说句公平话,我实在是比某些时下所谓作家高一筹的。我的工作行将超越一切而上。我的作品会比这些人的作品更传得久,播得远。”沈从文的自信,正是他精神的支柱,灵魂的色彩,甚至到了五十年代,在家书里他仍然直抒胸怀,把自己和曹雪芹、曹子建进行比较,发出历史的感慨。如李辉说的那样,经过漫长的历史和时间的淘洗,再来看看沈从文的作品,他并非通常所说的自甘寂寞,他确实是对自己充满自信的,不然在那种命运和环境下他也不可能做出如此的文化贡献。这期间,作者提到了徐志摩,在整个沈从文的一生中最欣赏沈从文的才华、最理解沈从文的、也最为沈从文终生感激不尽的大概就是徐志摩了。事实也给我们证明了在后来的日子沈从文没有负徐志摩的厚望,成为现代文学的佼佼者。沈从文和胡也频、丁玲夫妇有着很深的交往,胡也频遇难后,沈从文创作了《记胡也频》,在丁玲被捕后,他又创作了《记丁玲女士》,两部传记的写作,正表明了沈从文的侠义之气。书中也忠实地记录了沈从文与萧乾之间的误会,在沈从文去世前夕,二人已有和好之意,然而,未能等到二人相见,沈先生就驾鹤西去,在当时或者在现在,都留下了无尽的遗憾。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