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鸡蛋

狼牙诗词 2020-08-26 13:41 阅读:181

  马来西亚鸡蛋 马来西亚鸡蛋

  我所要说的鸡蛋其实不是躺在超市菜场里等着被买回家做菜的、一磕就碎的那类物种,而是一个人——马来西亚当地的第二代华裔,导游郑某。对于像我这样的旅游狂徒而言,数年的游历,算得上是阅导游无数!虽新闻媒体时有报道各地导游“拉人头,吃回扣”的劣迹,可大致上我是个不喜计较之人,常感慨谁活得都挺不容易,犯不着一点缝都不给他人留。故而,我和之前打过交道的导游都相处得不温不火,习惯是人家导人家的我游我的。郑导给我第一印象并不很好。这缘于我对比我还要消瘦的男人天生地看不顺眼。加上这小子实在有点酷,经验里见多了谦卑知礼的笑容,乍见一个不屑于献殷勤的,难免心感失落。可很快我就对郑导另眼相看了。能把导游这活计摆弄得牛哄哄的,这孩子也算得上行业里的一块奇葩了。他压根就不来巴结我们这群人,也不希罕我们能买什么东西以增加他的收入。每到一处购物景点,他的经典语言就是:“只要行程中有的,你不想去,我不想去,也还是要去。yes,youpay。no,yougo。但请不要用蔑视的眼光看我,我接受不了。”怎么样,够酷吧?是人都会有点贱骨头的。撞见了这么一个个性张扬的导游,我对他的嚣张气焰竟然受用得不得了。而且也不仅是我,几乎整个团的人都被郑导管理得服服帖帖的,遵照着他的规矩克隆着他名言,一路开开心心地游完了马来西亚。这种状态最集中的体现,就是每一个团友都学会自称“鸡蛋”。“鸡蛋”说缘于郑导一个精辟的比喻。他说,在马来西亚,生活着最多的三个种族分别是: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华人皮肤黄黄的就像鸡蛋;马来人皮肤比较暗就像是茶叶蛋;印度人最黑就像皮蛋。他还进一步地作了深分析:“鸡蛋”是勤奋的聪明蛋;“茶叶蛋”是温和义气的笨蛋;“皮蛋”是精明较劲的怪蛋。在这个言论出台后,郑导也顺势和我们大家伙“血浓于水”了一回:嘿,大家都是“鸡蛋”嘛!郑导这颗马来西亚鸡蛋在我眼里看来更接近一颗“彩蛋”,因为他的个性总冒着花花绿绿的可爱。年纪轻轻却才是第二代华裔,其老爸62岁得子的彪悍几乎可以媲美孔子的老爸。孔子的圣贤和郑导的聪灵令我几乎迷信——生孩子千万别着急,精华都是沉在瓶子底部的!留学英国、拥有统计学学士学位证书的郑导;家境富裕、有父母和上面14个兄弟姐妹宠爱的郑导;屁股后面“长刺”,坐不住办公室却跑去做一份服务性行业工作的郑导;喜欢谈政治历史多过编故事的郑导;从不低眉顺眼,爱逗人也爱被人逗、爱调戏美女也被爱美女调戏的郑导……马来西亚的景色很美,郑导很牛逼(请原谅我用这个词,它在我的字典里实在有着不可替代性)!我尤其喜欢一边望向车窗外的棕榈树一边听着他既客观又有趣的讲话:从新马恩怨到云顶传奇,从十字军东征到印度风水……导游也是风景的一种,声形并茂活色生香。多好不是一个絮絮叨叨有如市井商贩的导游,多好也不是一个神神道道时不时就溜须或八卦的导游。不胡扯、不献媚、不闷骚,马来西亚鸡蛋郑导诠释了导游的时尚:有真才实学,不一本正经,尊重,交流和正确地了解。旅游是享受,导游也是享受。这样的相逢惊艳、明朗、短暂、欣喜,这样的旅途才真正悦目和赏心!(作者:云想霓裳)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