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感事(二)

狼牙诗词 2020-08-26 13:39 阅读:109

  散文:感事(二) 散文:感事(二)

  ??我约略记得,那位把我从办公室赶出来的老师姓王.三年级时在一次极其平常的测试中,我因拿不出一张符合标准的白纸而被他又一次赶出教室.记得那次我哭着跑回家,哭闹着催促母亲为我去找一张素净白皙的大小为八开的纸张.母亲带着我走东家串西家,花了半个小时总算找上了一张白纸.可等我回到学校时,试早已考完了.??这位王姓老师是大家街头巷尾的谈资,声誉相当不好.可偏偏在四年级时,他成了我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我可以不加任何避讳地说,小学四年级前的大半日子我们那帮孩子是混大的,我们很像荒山上的野草,总在肆意地疯长.大约是1990年,与王姓老师一起的几个民请老师,为了养活妻小纷纷离职另觅生计.惟独他和一位年老体衰但很敬业的老师留了下来.??每逢春种秋收,学校总要放假三五天甚至一两周,名之曰“忙假”;有时他索性将高年级的学生带回家,干上一天活,名之曰“劳动课”.因此我们自小便锻炼出了强健的体魄,这不得不感谢那些老师.??教师这个职业对于王老师来说,就像是一块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肉.他索性动起脑筋,寓教于商,以教书保饭碗,靠学生赚外快.当然,他绝对不会有赚大钱的头脑,否则早就丢弃那根鸡肋了.他干的是卷炮的营生.学校是很好的原材料基地.卷炮得有纸,学校有的是纸;卷炮得有红土,学校附近就有质地很不错的红土;卷炮得有劳动力,学生就是免费的劳动力.学校一日日便成了工厂,我们从小就过足了当工人的瘾.??他不是没有长处,清闲的环境使他练得一手毛笔字.他的毛笔字让我很是羡慕.他虽读书不多,但讲起话来往往是信口开河滔滔不绝,一套一套的理论,一堆一堆的“臭文”,这使我们对他平添了几分崇拜.诸如“癞蛤蟆撑桌子——支应时分”、“老虎的屁股摸不得”、“精屁眼(光屁股)姑娘骑驴——胆大脸厚”之类的“经典”话语至今清晰地刻在我的脑海中.??他还会打枪,这都是清闲生活给予他的奖励.只是他那水平打打树桩和土堆还行,要打野鸡野兔就差了.故而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一营生.??他还是个有“爱心”、很欣赏美的人.班上几个漂亮女生让他格外垂青.他时常让那几个女生频频出入于他的房间成了不争的事实.有时是让他们批改作业,有时是让他们洗洗衣服.他享受到了“秘书”相伴的生活,很快他就被学生戴上一顶“好色”的冠冕.??这让我想起初二时的另一位李姓老师.他也很有怜香惜玉之情,时常让几个漂亮女生出入于他的居室.他似乎是不大注意生活细节问题.在某一节课上,他忘记了让裤子前面的拉练按时上班,结果讲课时,里面的花裤头很不安分地蹦了出来,一遍又一遍向大家做着鬼脸.同学们乐开了花.??李姓老师此举一时成为笑谈.他的声誉也日趋低落,以致某个晚上,学校突然停电,有个女生发出一声尖叫,有人传言说是他浑水摸鱼揩了人家一把.??从那时起,我将“不近女色,注意形象”写入笔记本,刻在心里,时时告戒自己.等我登上教师岗位后,更是时时不忘这个教训,事事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对学生严格要求,但不责罚,关爱学生但极力把握分寸.我觉得,唯有此,才对得起我这张脸.??四年级第二学年快结束时,传来他要离开我们另谋生计的消息.平日里他没有留给我们多少好感,但离别的日子,他自我表功的一番话,却让我们有些失落伤感.我为给他送什么的问题困惑了一个下午,最后迫于手头空空遗憾作罢.?本文作者:石上柳

二维码